法理之間——篤灰

  筆者撰寫此專欄接近三年,最近首次收到匿名讀者來信,批評我《語言偽術》一文內容偏頗。首先,筆者得澄清,筆者此文並非要表達對警察或示威者的支持,而是要指出警方面對市民極其嚴重的指控,單憑語言偽術只會得到同溫層的認同,而不能挽回市民對警察的信心。然而,由於篇幅所限,加上文筆差劣,以致引起了該讀者的誤會。

  本來,筆者的工作性質就是與人辯論,受到批評,已是家常便飯之事。但使筆者為之愕然的,卻是此信件抬頭是給本行的合夥人,並副本抄送給我。即是說,讀者來信目的並不是要表達觀點,而是要「篤灰」,要讓本行的合夥人懲罰我。幸而,本行奉行海納百川的文化,同事中既有藍絲黃絲,也有對政治不聞不問的,而大家均可就時事政事互相交流,自由表達己見。香港《基本法》第27條賦予港人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

  筆者認為,「自由」是香港一切核心價值的基礎,無論是藍絲或黃絲,在這風雨飄搖的時代,都應該努力守護這權利,拒絕白色恐怖。

  現時篤灰已成風土病,要治好此病,便得靠大家緊記霍爾的名句:「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最後,由於筆者工作繁忙,此文將為筆者在「法理之間」的最後一篇文章。在此,僅感謝《頭條日報》給予我這暢所欲言的空間。最最後,願天佑香港! 

(編輯感謝羅律師三年來與讀者的分享)

執業律師

羅潔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