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灼見祥談
作者:
張灼祥

在佛羅倫斯街頭漫步,是假日,遊人可多。忽然對面街角響起音樂,有人在和聲頌唱呢。簡單的音調、輕快的節奏、踏着舞步走過來,有男有女,穿著印度袍,面上喜悅之情,自然流露出來。很久沒有遇上Hare Krishna (哈利.基士那)在街上載歌載舞了。多年前,在油麻地果欄見過幾位哈利‧基士那成員,在那裏購買水果。與其中一位成員閒談幾句。來自德國的青年...

詳細

中午、陽光燦爛、夏天快要過去了。我們在陽光下走動、已見涼意。蘇格Glasgow 廣場、不見人影。遊客、本地居民、都到商塲附近餐廳、享用午餐去了。這時候、只見一年紀老邁婦人、推着一手拉布袋車、緩步走過來。空蕩蕩的廣場、突然飛來一群鴿子、在婦人旁邊停下來。鴿子好像認識婦人、跟她很熟、都在那裏等着呢。鴿子的午膳時間到了、婦人從袋裏掏出麵包屑、玉...

詳細

在Niederkirchnerstrasse街頭、柏林圍牆(Berlin Wall Monument)側,可見一長廊上有一玻璃罩,掛着一幅又一幅二次大戰前的照片,講述希特拉怎樣一步一步帶着德國走上戰爭之路。往前走,有一「恐怖地形博物館」(Topography of Terror ),裏面記錄了納粹的暴行。戰爭仍未到來,當年站在柏林街頭、看...

詳細

在慕尼黑近舊城區步行街,可見一塊黑色木板,板頂上有一白色字句:「Before I die」。整塊板用白線劃出一行又一行長方形空格,讓路人用顏色粉筆,把死前想做些甚麼,書寫下來。路人反應熱烈,一個接一個上前,用英文、中文、德文、寫下一句死前心願。看過一套荷里活電影《玩轉身前事》(Bucket List),兩位身患絕症老人家,告別人間前,去做...

詳細

上得閣樓來,一室茶香,撲鼻而來。台灣的高山茶,發放出來的,可不是這種濃醇香味。剛喝過用「龍韻」白瓷杯裝載的高山茶,喝前聞到是杯中散出清香,茶味甘甜。走近一看,才看到近窗的牆壁、天花,鑲嵌了一塊又一塊茶餅,是陳年普洱來的。是第一次看見主人家把普洱掛在牆上、天花板上,作為裝飾的。八月盛夏,上海鬧市(准海中路),熱浪迫人來。在閣樓小坐,望出去窗...

詳細

在柏林邊走邊看,走了半天,來到勃蘭登堡門(Brandenburg Gate),指定動作- 拍照留念。在廣場側咖啡店,喝杯茶,吃件餅,保充體力,繼續行程。 問侍應前往地堡(Fuhrerbunker),該怎樣走過去。侍應說:「那不是旅遊景點,沒有甚麼人會去的。你們不可能走到地下室,看看當年希特拉藏身之所。」從勃蘭登堡門走過去,行了半個小時,...

詳細

我們來到德國小鎮班伯格(Bamberg)的那一個下午,依莎貝拉(Izabela) 與巴禾(Pawel)從波蘭乘坐火車到來。到這小鎮一行,是要看這個沒有受到二次世界大戰炮火轟炸的城市,保留着巴洛克風格的建築,入了聯合國世界遺產名錄,是怎麼個模樣。有說這裏像意大利水鄉威尼斯,有點誇大了。在Regnitz河兩旁的房子,色彩繽紛,倒是事實。卻不見...

詳細

這個晚上,AFS舉辦 International Exchanges國際文化交流35周年晚會。新知舊雨都出現了,一班中學同學、來自世界各地的交流生都顯得興高采烈,雖然只一個月,他們就要離開香港。在香港生活了十個月,但此刻他們卻沒有依依不捨之情,因知道在這年代,要是日後想與香港寄宿家庭、香港同學聯絡太容易了。同枱有兩位曾到芬蘭交換了一年的香...

詳細

來到布拉格城堡區,經過安檢,可以隨意參觀街道建築物了。但想走進去看個究竟,則要付錢,看大教堂要付入埸費,看黃金巷,作家卡夫卡故居(在捷克,卡夫卡住過很多地方,包括藍色小屋,黃金巷22號),也得付錢。當年(一百年前),卡夫卡住在此貧民區,生活不得意,工作乏味,生活艱辛。到了晚上、坐下來,他在小書桌前書、寫他的小說。在另一居所,他的《變形記》...

詳細

頭盤是三文魚,看似平平無奇。英文Menu:Boiled Columbia Salmon。看清楚,那是1892年,孫中山先生在港大醫學院(那時稱之為College of Medicine for Chinese, Hong Kong) 畢業謝師宴的菜單。喝過肉湯 Scotch Broth,接着下來的頭盤、就是三文魚了。2018的頭盤仍是三文...

詳細

英國本土食物,乏善可陳。在倫敦覓食,即使是最普通的意大利番茄肉丸麵條,要比炸魚薯條好吃,在倫敦的法國、西班牙餐廳,提供的菜色,更不用說,遠勝英國菜。來到蘇格蘭Glasgow ,不存任何幻想,是有此想法:這個蘇格蘭地道菜,那會有奇蹟的呢。這個晚上,按當地人的推薦,來到舊日工廠區,找到一間一點不起眼的正宗蘇格蘭餐廳:The Fat Lady:...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