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灼見祥談
作者:
張灼祥

在英國Rutland小鎮, Uppinham 校區吃過早午餐(brunch)後,迎着陽光,在鎭上唯一的主街漫步,街道兩旁小店有打開門做生意,更多是關上門的。還有兩個小時,就會離開這裏,返回倫敦。離去前,想找到一兩件心頭好,把它買下來。擺放在舊貨店裏的小花瓶,一套三款,取價二十五鎊,不是古董來的。店主說是鎮上一位老人家搬走前把花瓶留下,平價...

詳細

走出Haarlem (哈倫)火車站,在河對岸,可見一座風車,這風車,不算是該鎮的景點,在陽光照耀下,它是要比在Zaanse Schans 風車村的風車陣來得好看。風車村的風車破舊,有着歷史痕跡,哈倫的風車,維修得好,看來仍然可用。沒有問廣場咖啡店的侍應:哈倫的風車仍然可用麼。風車村只有一間出售紀念品小店,那裏的咖啡和小食都是不好喝不好吃。...

詳細

到了甜品時刻、大家興致更好了。早前吃過廚師為我們預備好的午餐(我們不能點吃甚麼、是set menu、厨師找到甚麼好吃的、當時得令的、我們就有甚麼可吃)。我們一邊吃、一邊欣賞維港兩岸風光、喝了杯香檳、又喝了配撘得宜的白酒、可有點醉意了。同來的朋友都說:很久沒有吃「馬拉松」式午餐了。從吃第一道菜、由頭盤開始、至甜點上枱、吃了近兩個小時。不是星...

詳細

維也納的雪,與鄰近布達佩斯沒有差別。雪粉飄飛的時候,不管在那一個公園走過,雪都會是落得乾淨俐落,只是我們祇能踏雪而行,不能留在公園賞雪,太冷了。冬天,不好吃炸維也納牛仔肉,也不好吃炸豬排。該吃有肉汁的Goulash,由大量洋葱與瘦牛肉煑成的 Saftgulasch 最滋味,雖說這道名菜,上世紀由匈牙利傳過來,到了維也納,起了變化,已不再是...

詳細

才到上海「老場坊」的那天下午,天色灰濛一片。初冬了,下得車來,迎着寒風,走進這座1933年建成的屠房,改建成今天的時尚休閒中心。 灰色的水泥牆,遠看一點不起眼。看看介紹,建築是古羅馬巴西利卡式風格(Roman Basilica Style),那外方內圓結構,正切合中國建築「天圓地方」的概念。 八十多年前,這是上海最大的屠房(Slaugh...

詳細

年輕人說,如今到大學上課,自由得很。不像過去預科的兩年,住在學校宿舍,星期一至五要留在校園內,沒舍監批准,不得外出。每日按照時間表行事,早上的崇拜,不管你喜歡不喜歡,都得出現。飯堂伙食極差,一日三餐雖然難吃,仍得吃(不吃又怎有力氣去運動?)。兩年下來,習慣了。早上準時到教堂,每餐都把碟上食物吃得一乾二淨。年輕人從英國小鎮來到蘇格蘭念大學,...

詳細

住在山上的朋友,把家中曇花盛放拍下並WhatsApp過來,讓我們欣賞曇花一現之美,分享他們的喜悅之情。朋友家中的曇花,已是第二、三年開花了。「都是晚上開花的,早上我們都不在家,會不會曇花要等我們都回家吃過晚飯,有閒情了才開?這時候看花開,感覺特別好,曇花也真懂得在最好的時刻才開花見人。」遂想起辭世已有二十多年的詩人,他寫的《曇花》其中幾句...

詳細

又是好朋友的介紹:在倫敦,想試西班牙Tapas,可去在Hyde Park Corner的美芝蓮一星西班牙餐廳,在那裏,可試試特色小吃。午後陽光和暖,但已見秋意了。從地鐵站出來,經過領事館區的大街,轉入兩旁皆有大樹的橫街,樹蔭下走過,更見清涼。設在酒店內的西班牙餐廳仍未開始供應晚餐,遂坐在酒店大堂沙發上看Vanity Fair。這本雜誌的主...

詳細

正在西班牙旅行的Dan傳短訊過來:「到倫敦吃意大利菜,可去Chelsea的La Famiglia,餐廳老闆Marietta是我的老友,會有好介紹的。」早到了,餐廳仍未開門做生意,遂在附近隨意走動。經過一畫廊,裏面展出意大利畫家Enzina Fuschini的作品,名為Impact(衝擊)系列。穿着紅外套的畫家本人,正與來賓聊天呢。侍應遞上...

詳細

星期六中午時份,時代廣場躋滿了行人,像潮水般從四方八面湧過來。而廣場內的扶手電梯站滿遊客(也有本地市民吧),拿着大包小包上下電梯,往不同方向移動。也有停下來的,是在聽站在廣場中央的「歌手」唱《海濶天空》。 剛從廣場的十三樓下來,看了《悟空傳》,聽了電影插曲《空》,那是一段天上人間的愛情故事,好事多磨,沒法開花結果,而孫悟空的反叛,與天庭...

詳細

記得在2015年夏天的香港書展期間,鄧永鏘請來英國銷書作家Alain de Botton、歷史學家Simon Sebag Montefiore,以及新聞工作者(已故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女兒)Carol Thatcher來港探討「作家為甚麼而寫」,與讀者分享他們的寫作心得。 座談會那天早上,港大陸佑堂座無虛設,在大學工作的朋友說:幾位作家...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