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灼見祥談
作者:
張灼祥

在愛沙尼亞塔林舊城區隨意走動,遇上幾位穿着十八世紀服飾的年輕人,有一位滿臉通紅、長了鬍子的高個子男士趨前說:「請不要怪我攔着你們,我不是阻你們前進,只是看到你們在覓食,就想告訴你們,既然來到愛沙尼亞,如不試試我們的地道食物,就是白來了。」說得那麼嚴重,既然不想吃快餐,也不想在塔林吃意大利菜或法國菜,就試試愛沙尼亞菜吧。踏進餐廳,放眼望去,...

詳細

推開這扇門,就可見到富士山了。旅舍主人說:「這個多霧的月份,富士山美景不是經常可以看到的,要是你們往前走,會有雲深不知處的感覺。你們來得正合時宜,遠觀、近看,都可以看到富士山呢。」從東京過來,當然不是為了看山。其實離開東京往鄉鎮走,要隔遠看富士山容易得很,我們到來,一如眾多到此小鎮的遊客,想過幾天日式生活,欣賞園藝、試試懐石料理,以及浸溫...

詳細

上一次從這大廈露天茶座往下望,已是四年前的事了。四年來,晚上中環面貌是否起了變化?我這個非中環人可說不出來。倒是海外回來的友人,說入夜後的中環仍與過去十年一樣少見人氣,出奇的安靜。友人說:「還是喜歡站在這裏望過去,明白在塵世中活着,有安穩一刻是多麼的重要。」早上在中環商業區走着,有點不知所措,人們匆匆趕路,不見閒適之情。白天在這裏,人氣雖...

詳細

在布拉格舊城區的查理橋側街角,看到一間小小的咖啡店Cafe De Paris。范說:「在法國巴黎,哪會有咖啡店這樣自稱Cafe De Paris的呢?中午過後,店外並沒有人坐下來喝咖啡。轉個彎,在近查理橋兩旁的小店門外,早已坐滿遊客,在曬太陽、喝啤酒了。我們仍未吃午餐,遂推門入內,店裏不見其他食客。侍應上前招呼說:「現正是下午三點,大廚在...

詳細

走進阿姆斯特丹步行街Waterstones書店,吸引我們目光的不是放在書店入口長桌上的最新出版,而是兩隻黑貓。一大一小的黑貓在追逐,有時候一隻躲在書架下,另外一隻也走進去,把牠迫出來,然後牠們就在地氈上嬉戲,你咬我我咬你。不一會,兩隻貓追上閣樓,暫時消失在我們眼前。書店職員笑着對我們說:「牠們是外來的,是隔壁居民的貓,大概在家太無聊、太悶...

詳細

在Exeter大學工作的朋友說:「這次倫敦之行,不要只去劍橋、牛津這等著名景點了(你們都去過不知多少趟了,還去幹嗎?),來這大學城區看看,保證不會令你失望的。」遂從倫敦乘坐向南火車,前往Exeter, 三個小時不到的車程,剛好看完有關這間大學的簡介及大學城鎮的特色,應是個值得一遊的城鎮,就是怕那裏的食物,乏善可陳。朋友到車站接我們,說不要...

詳細

到這間講究Art Deco、亮麗又具氣派的咖啡館喝下午茶,坐下來已是滿心歡喜。同去的當地文友說:「這間布達佩斯.紐約咖啡館在上世紀三、四十年代最有名氣,當年這裏是藝術家、作家及文化人消磨下午好時光的地方。戰後輝煌日子不再,蘇聯入侵年代,這裏破落不堪,但十多年前咖啡館翻新,如今已重拾昔日風采。」「不過,如今來喝咖啡的,以遊客為主,當地人也會...

詳細

星期六午後的倫敦市中心到處可見人潮,有湧向白金漢宮看御林軍換更的,有到唐人街吃廣東點心、燒鴨和炒飯的,也有到有銅獅子的廣場趁熱鬧及先到旁邊教堂聽樂團練習曲目、再到附近的義大利餐廳吃海鮮麵條的。陽光是那麼的燦爛,卻仍是有一點寒意,遊人顯得那麼興高采烈,一點都不介意迎着寒風在街道上走動。我們剛吃過豐富早餐,一點都不餓,遂決定先到公園曬曬太陽,...

詳細

在台北、高雄,晚上指定動作之一是到夜市吃一頓晚餐,是一個小食檔接一個的一直吃下去。問題是一個晚上下來,口喝極了,也不知道哪個食檔的食物,味精下多了,多喝水也不管用。 到泰國,除了陽光與海灘和高球活動,晚上到夜市亦屬指定動作,但也是有顧慮的,要是那些小食味精過多,會受不了的。 同行的友人說:「到過華欣夜市兩次,吃過超過二十檔小食,吃完之...

詳細

商場的大型書店終於捱不下去,停止營業了。現在到那裏看電影,總是感到若有所失。幾年來的習慣——看戲前先到書店走一轉,看看有沒有新到雜誌、有沒有新書上架,可以的話,先喝杯咖啡,再看電影。要是有新書到了,也會先買下來,不然的話,電影看完,書店也關門了。倒是喝咖啡的地方多的是,即使書店旁的咖啡店落閘了,還有其他的呢。文友(也是電影發燒友)說:「我...

詳細

年輕人說在有天窗的斗室讀書,感覺是好的:「看得倦了,抬頭可見天窗上的浮雲,再遠一些,是樹梢。再過些日子、樹枝會出現綠芽,那是說,春天到來了。」這樣的讀書生活,聽了教人羨慕不己。多年前到巴黎探望在那裏讀博士的文友,他說:「只能住大廈的小閣樓,那原在大廈打工傭人居住的小房間,如今業主都租給到巴黎留學的窮學生住,頂樓小房間分租給四至五人住,洗手...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