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見祥談——聖周綵排

  一八年二月,狗年到來前,在塞維亞(Sevilla )過了寫意幾天。室外氣溫攝氏八至十度,在太陽底下走動,一點不覺得冷。

  在Sevilla,指定動作,午餐:Tapas,晚餐:Tapas ,吃不厭的。在鬥牛塲外小館,食客多是本地人,侍應不懂英語,我們只能看着鄰桌的人吃甚麼,我們向侍應示意:來同一碟Tapas 。

  晚飯後,經過大教堂,進入舊城區,街頭咖啡店可多呢。是甜品時刻了,甜品很一般,心情好,也不介意了。坐下來,有呼喝聲傳來,只見大鐵架下有十多二十名肥壯大漢,肩膀上頂着鐵架上的木板,踏步從巷一角向前移動,走不到二十步,停下來。壯漢從鐵架下走出來,換上另一批體重相若男士,繼續行程。

  在當地任教西班牙文化的教授對我們說:幾年前你們來的時候,遇上聖周,晚上有遊行,舉着旗幟,戴上尖型黑帽男女都是赤腳而行,抬聖像男子,則可穿上膠鞋,這樣在碎石地上走動,不會受傷。

  那一年聖節,晚上聖像由教堂抬出來,參加遊行。遇上雨天,大街小巷都是赤足黑衣人,靜靜的向前移動,沒半點聲響,抬聖像的壯士,竟也沉得住氣,沒有哼出聲來。那像這個晚上,他們邊走邊叫,唱歌似的。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