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見祥談——三文魚的味道

  頭盤是三文魚,看似平平無奇。

  英文Menu:Boiled Columbia Salmon。看清楚,那是1892年,孫中山先生在港大醫學院(那時稱之為College of Medicine for Chinese, Hong Kong) 畢業謝師宴的菜單。喝過肉湯 Scotch Broth,接着下來的頭盤、就是三文魚了。

  2018的頭盤仍是三文魚,不過處理方法有點不同。經理說boiled的三文魚太熟了,不好吃。用慢火slow cooked,近攝氏40度最為合適:「用boiled,可能那年代,魚,必須煮熟才可以吃。」

  依據百年前的餐單,再炮製出類似的菜色來,可能是兩回事了。食材的名稱相近,煮法不一樣,配料不同,新瓶,也許是新酒了。

  我們不介意眼前的三文魚,用慢火煮出來的。大家都同意:slow cooked的三文魚,最見滋味。

  吃得開心,才是最重要的。而找一天,一起去行「孫中山史蹟徑」,由中西區的香港大學開始,途經拔萃書室、中央書院、香港興中會、和記棧,邊走邊看,觀賞九位本地藝術家,為「孫中山史蹟徑」設計的裝置藝術品,那才是我們的「主菜」。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