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見祥談——地堡上的公園

  在柏林邊走邊看,走了半天,來到勃蘭登堡門(Brandenburg Gate),指定動作- 拍照留念。在廣場側咖啡店,喝杯茶,吃件餅,保充體力,繼續行程。

  問侍應前往地堡(Fuhrerbunker),該怎樣走過去。侍應說:「那不是旅遊景點,沒有甚麼人會去的。你們不可能走到地下室,看看當年希特拉藏身之所。」

  從勃蘭登堡門走過去,行了半個小時,來到一個不起眼的公園,有小朋友在沙池上嬉戲。在公園的長木椅坐下來,有老師帶着十多名中學生,來到花園中央,他們或坐或站。問一位男同學,他們從那裏來的。同學回答:「我們從英國過來,這是學校的試後活動。與老師到德國,作實地考察,我們在上歷史課呢。」

  機會難得,我們與同學一起上課,聽老師講解歷史:「公園下的地底,有可能是當年——1945年1月至4月,希特拉在此捱過他最後的日子。」

  離開柏林前,買了J.Mayo 與E.Craigie合寫的《Hitler’s Last Day》,是想知道,最後的九十天,希特拉住在 Bunker ,知道大限將至,日子怎樣過的呢。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