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見祥談——茶香

  上得閣樓來,一室茶香,撲鼻而來。台灣的高山茶,發放出來的,可不是這種濃醇香味。

  剛喝過用「龍韻」白瓷杯裝載的高山茶,喝前聞到是杯中散出清香,茶味甘甜。

  走近一看,才看到近窗的牆壁、天花,鑲嵌了一塊又一塊茶餅,是陳年普洱來的。

  是第一次看見主人家把普洱掛在牆上、天花板上,作為裝飾的。

  八月盛夏,上海鬧市(准海中路),熱浪迫人來。在閣樓小坐,望出去窗外,翠綠一片,說心靜自然涼,不如說,喝口清茶,比甚麼都好。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