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見祥談——前有去路

  過了海德堡舊城區、沿着河邊往前走、先上一斜路、步行人近半個小時、見一指示牌:Philosophenweg、這就是著名的「哲學家小徑」了。

  小徑入囗、看來平平無奇、雜草叢生、灌木、山上樹木隨意散開來、不見氣勢。與京都近銀閣寺的「哲學之道」景致、相距甚遠。在京都沿河小石徑散步、四月可見櫻花盛開、十月可見滿山紅葉。行那哲學之道、悠閒得很、走上半天、也不覺疲累。

  海德堡哲學家小徑不見修飾、走進去、才領悟、樸實無華自有它的好處、哲學家、人生取向、不該就是這樣的麼。康德當年的漫步小徑、所見不過是尋常風景、哲學家不是到來欣賞風光、是在思考人生課題吧。住在海德堡的黑格爾、愛到此山坡散步、是沒有想到、有一天、這小石路竟成了旅遊景點。

  沿斜坡而上的路固然好走、下山的哲學家小徑亦不難行、看似前無去路、轉過彎、卻「豁然開朗」了。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