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見祥談——晨光

        在蘇格蘭Glasgow友人家暫住幾天、友人說得坦白:「住客房,一個兩個晚上不收取任何費用。不過,你請我們吃頓飯,我們是不會拒絕的。還有,客廳共用,廚房雪櫃的食物隨便享用。你喜歡早上給我們弄個早餐,無任歡迎。」

  有點像入住民宿了(住,不光是免費,還有免費早餐,但是要請友人吃晚餐),在這裏住三星級酒店,一百至一百五十英鎊一晚,請朋友吃頓像樣晚餐,人均消費約三十至四十英鎊,划算得來。

  最好的時刻,吃過早餐,與友人一起坐在客廳喝杯咖啡,他要趕着上班,而我則可以坐下來欣賞窗外朝霞。

  對友人說:「窗外可見雪花從天上飄下來,看着天際發亮,白雲瞬間變了顏色,很是好看。」

  友人笑了:「你們在香港,其實一樣可以欣賞日出日落,朝霞晚霞同樣好看的。但是,上班一族平日哪會有閒情看窗外景色呢?你看到下雪心情好了。而我們上班一族,就會說來一點雪粉可以,就是不要下大雪,更不要下雪雨,但在這裏,大雪紛飛日子不多,雨天卻不會不來的。」

  這樣的一個早上,我仍可以坐在客廳,看朝霞千變萬化,友人卻是看了一眼,上班去了。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