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見祥談——野豬當晚餐

        黃昏過後、晚餐時刻、我們在捷克Brno自由廣塲(Freedom Square)覓食。中午的午餐,我們吃過燜豬膝,兩人份量,才二百多港元,再來杯黑啤,價錢可要比在德國吃鹹豬手、燒豬膝,便宜多了,也好吃多了(啤酒,還是德國的比捷克的甘甜,容易入口)。

  經過一間野豬(boar)專門店,擺放在餐廳入口當眼處的menu,都是與野豬有関的。在當地大學工作的教授說:「你們只吃野豬,獨沽一味,可能會不習慣。還是找一間既可吃野味,也可吃捷克地道食物的餐廳,比較合適。」

  我們在廣塲找到一間很受當地人歡迎的餐廳(到了晚餐時間,已見門外有人排隊,得入座了),餐廳除了提供野豬肉,還有其他捷克菜。

  這頓晚餐,不過是燜野豬肉代替了豬膝而已。牛肉湯(goulash )、麵團、餃子、酸菜,皆為例牌菜式,少見驚喜。當晚吃的野豬肉,同一份量,價錢比豬肉貴近一倍。帶點羶味的野豬肉,可不是我們的那一杯茶。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