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見祥談——山不在高

  我們來到蘇格蘭湖區Loch Lomond,找到小客棧,準備安頓下來。在露天咖啡店,打開帶來的小說,準備閱讀了。

  說了那麼多,不過是不想隨着年輕人到湖區東面登上Ben Lomond 。已是深秋了,聽說山上已有霜雪。「帶來的衣服不夠暖,上山,可能會遇到風雪,還是在山下等你們回來好了。」對年輕人如是說。

  其實Ben Lomond一點不高,山不過九百米高。沿着山路往上走,一來一回,三個多小時已經足夠。那是說,吃過早餐出發,黃昏前就可返回小客棧。

  太陽仍未下山,一眾年輕人回來了,他們不見倦容,幾個小時的步行,對他們來說輕而易舉。一位來自蘇格蘭的女大學生說:「我們來到岩石峰下,要攀登上去,需要彼此扶持才成。」

  「她身手敏捷,不用人幫,還去幫其他人呢。」年輕人沒有說他攀上山峰,要不要別人幫忙。

  我卻知道,要是我隨著大隊行山,恐怕日落前,還在下山路途上。而且,對着小小石峰,即使有援手,還是上不了去的。 況且,山上風大,路見霸雪,一件風衣,可能真的受不了。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