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見祥談——良辰美景

  友人回港探親,為了行動自由,也不想麻煩親人,這一趟,不住她們家了,着我為她訂酒店。她不說,我可不知:本港居民,有此優惠。入住普通客房,可自動升級至豪華海景房,另送一千元,可用在酒店內的餐飲消費。不過,是打個電話,舉手之勞,樂意之至。

  原來沒有那麼簡單的,當天朋友到來,得代她Check in,又得在晚餐前為她簽卡。這樣也好,我們在她房間內喝下午茶,一樣可以欣賞維港景色。看海不用到cafe lounge去了。

  友人說:「坐在房內,望過去,維港兩岸華燈初上,實在太美了。美得有點不真實。要不是為了孩子(他們在外國唸書,享受校園生活,不肯回來了),我可要回來,繼續工作的。」

  類似這樣的話,我們可聽得多了。是知道,不用回應的。友人當年說好要走,說為了下一代,她不介意不當女強人了,不介意往後的生活,沒有那麼多采多姿了。都已下定決心,知道那是自己的選擇,該沒有怨言了吧。

  友人說:「可記得,當年在文化中心,與你們一起看《青春版牡丹亭》,十多年前的事了。」

  當然記得,那一晚,看過崑曲,從文化中心走出來,友人說:「良辰美景,可以維持多久呢?我們可以過怎樣的人生呢?」

  再過幾天,友人就要生活在他鄉了。

  我們還可以說些甚麼呢。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