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林作育——為何我要轉行

  昨日是最後一日執業,百感交集……是沒有的。作出事業上的重大決定,當然是經過深思熟慮以及周詳計劃。同時亦十分感激身邊的同事和前輩的祝福,實在受寵若驚。當然,中國人妒忌心很重,行內人甚至是身邊人的閒言閒語,其實多不勝數。I can't care less。我對自己的計劃有信心,也沒有需要拿著個大律師身份傍身的那種insecurity。

  網民自然是議論紛紛,有些支持者message我,說讀那麼多書,不做大律師,實在浪費。我觀察到的,是很多香港普羅大眾依然對讀書人有著一種逆向歧視——讀過書,就不應該做一些表面不需要學歷的工作。

  另一方面,有些娛樂界人覺得,不是「紅褲仔」出身,又讀這麼多書,肯定不懂得表演。這是典型香港人思維——讀哪一門科目就要在哪一行工作。根據這種人的邏輯,我讀數學,就不可能當律師。Lord Denning鄧寧法官,在牛津是讀數學的,肯定是個三流法官。Tom Hiddleston,伊頓公學加劍橋大學古典系一級榮譽畢業,他演Loki,完全是垃圾。最新一集《星球大戰》女主角Felicity Jones牛津大學英文系畢業,她一定演得超爛。

  當然,這一切都建基於我要進入娛樂圈的假設。這就跟兩年前一位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斬釘截鐵地斷定我選區議會,是為了鋪路選去年的立法會一樣——放屁。

林作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