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一家三種人
作者:
王思慧

小時候,媽媽會帶我到菜市場買菜,但有時市場太擠,她會叫我在附近公園等她。於是,大概四、五歲的我就獨自乖乖等待。可是為甚麼過了那麼久,她還未回來?愈想愈怕:「她定是忘了接我,或者,她要把我丟在這裏!」我邊哭邊等,待媽媽出現時,想必已雙眼通紅。不過那並沒有讓她停止把我獨留公園,這種不安的經歷持續發生,直到一個我不再害怕的年齡。今時今日,時有流...

詳細

全職媽媽是一份沒有假期的工作,所以偶然我會「自製假期」,有時是將孩子暫託家人,讓我和老公拍拖,有時是請老公照顧女兒,我獨自放假,做做喜歡的事,可能只是游泳、逛書店,或到咖啡店坐坐,已很滿足。直至那天,我注意到老公的疲態,猛然想:他雖然不是全職爸爸,但,他也沒有假期。他是那種每天下班立即回家、公餘所有時間亦用來陪伴家人的family man...

詳細

不少有關快樂的書籍都教人活在當下(live in the here and now),別為過去懊悔,別為將來擔憂,學習專注在目前,如目前走的每一步、呼吸的每一口氣、做的每一件事。這是種修煉,得恆常練習的功課。那天望着女兒,我頓覺孩子其實天生已活在當下。一小時前她還為着一件玩具哭得聲嘶力竭,如今已忘得一乾二淨。至於一小時後的事,她才不去想。...

詳細

那晚深夜我們一家三口酣睡中,凌晨三時突傳來巨響,我和老公同時驚醒,二話不說一起由睡房走到女兒房間。那大概花五秒時間,那五秒內,我們一句話也沒說,但腦海裏都閃出以下想法:一,女兒入睡後,我們或許忘記了架起牀欄。二,她太「反瞓」從牀沿跌落地,發出響聲。三,巨響後一片寂靜,她沒哭,代表事態嚴重,可能她頭頂落地,或頭部擊中物件尖端,令她受傷昏迷。...

詳細

老公在英國的家族龐大,要記住各人名字本已不易,加上重複的名字不少,例如他外祖父、其中一個舅父、其中一個兄長都叫Hugh,我實在花了不少時間分清誰是誰。在英國,以某人的名字為名(naming after someone)是父母為孩子改名時常見做法。例如:A的媽媽叫Jane,她把女兒命名為Jane,意義重大-那代表A對母親的尊重和愛很深,深到...

詳細

一場兒童填色比賽近日引起熱議。有人將幼兒組亞軍得獎作品放上facebook,由於水準很高,故網民認定那是由家長代筆,因而加以批評和取笑,很多媒體紛紛「抽水」,甚至致電參加者的學校查詢。我沒興趣加入議論,也不認為家長犯的是甚麼值得「被公審」的錯。事件引起我注意,是因為不少網民和媒體引用該圖片時,沒刪去參賽兒童的名字和校名。學校既收到傳媒查詢...

詳細

胎兒在我體內天天長大,在這孕育新生命的過程中,卻屢讀到學生自殺新聞,不期然想到事件中父母的心情(那旁人無法想像的痛),也反覆思考自己作為媽媽,有甚麼可以做。着孩子簽署「不自殺契約」,或敦促他們做生涯規劃,是我聽過最荒謬的做法。受傷的孩子最不想要的,不就是大人告訴他他的不足嗎?他們最需要的,是諒解與明白。然而,假如對一個認為已走到窮途末路的...

詳細

婦科醫生得知我上次懷孕患有妊娠糖尿,便說:「那麼,你這次九成九也會有。」醫生的話令人沮喪,但既然不是百分之一百,即是還有機會可打破宿命。於是孕期一開始我便非常小心飲食,幾乎戒絕所有甜點。出席生日會,蛋糕也一口不吃;喝凍檸水也走甜,朋友聽到也深感同情。到了做糖尿測試那天,整天沒收到醫院來電(他們只會致電「中招」的孕婦),我就覺得一切辛苦皆值...

詳細

女兒出生至今兩年,我們只給她買過一條裙、一雙鞋。單是來自三位表姊的衣物已讓她穿不完,因此我們甚少給她添新衣。為迎接兒子來臨,我在整理女兒舊衣,十之八九皆是粉紅色。我打算挑出裙子送人,其餘都讓兒子承接。想不到老公(作為鬼佬)在這方面比我保守,說:「粉紅色的都別留。」我卻認為「男孩穿藍,女孩穿紅」是大人製造出來的性別定型(stereotype...

詳細

在某人家中看見他為六歲孩子製作的一張海報,列出以A至Z字母為首的生字,主題是職業:A for Astronaut, B for Baker, C or Carpenter, D for Dentist, E for Estate Agent,之後的忘了,因看到第五個,頭開始痛。是我不思進取,每看到這種認字卡,便想起我童年時的A for A...

詳細

我最希望孩子養成的兩個習慣,是閱讀和運動。運動強身健體自是好事,但更重要的,是每次運動都是回歸心靈之旅。大部份人平日甚少關心身體,只在做運動時才跟身體對話。哪些動作得心應手,哪些較難駕馭,都在訴說身體強弱項;運動後的肌肉痠痛雖令人難受,卻也是種治療,把沉睡多時的肌肉喚醒。運動讓人回歸本位,閱讀則是探索世界的途徑。不用舟車勞頓,便可認識來自...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