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一家三種人
作者:
王思慧

小六時我耳後某撮頭髮離奇變成白色,同學發現了很感新奇,高叫他人來看,並給我起名「白髮魔女」。及後我每天上學,都面對被稱「白髮魔女」的厄運,得應付走來看我頭髮的同學,回答他們的提問:「為甚麼只有這一撮變白?」話題一旦觸及我的神奇白髮,我心便往下沉。他們再你一言我一語以此說笑,我心情更沉至谷底。表面毫不在意,眼淚在心裏流。我是個普通孩子,渴望...

詳細

一家三口與朋友聚餐,將意粉剪碎後讓女兒吃,她如常吃到四周都是食物。朋友見狀向我老公說:「我們小時候,這種事是絕不容發生。我們父母那一輩,會一匙一匙把食物送到孩子嘴邊,不容他伸手觸碰。孩子一碰,餐桌一片混亂,不但浪費食物,更浪費媽媽的時間精神。媽媽只想盡快餵飽孩子,哪有耐心等他慢慢吃?」我並不算前衛,沒奉行現今流行的Baby-led Wea...

詳細

有說女人在結婚那天當一天公主,懷孕時當一年皇后。這說法恐怕只限第一次懷孕,第二次懷孕的待遇實在差太遠。第一次懷孕,彷彿成為眾人焦點,人人對我照顧有加。身邊總有人緊張地對我說:你別蹲;你別拿重物;你想吃甚麼我給你煮。第二次呢,身旁多了個快兩歲的寶寶,她毫不體諒懷孕媽媽有多疲累、孕吐令我多痛苦,一如既往勞役我。每次吃飯也弄到地上亂七八糟,我每...

詳細

女人最痛除了陣痛,還有產後無法「回復原狀」的痛苦。在那些六、七十人的媽媽WhatsApp group裏,「產後脂肪」是最能喚醒sleeping mothers(甚少發言的媽媽)的話題。某天一人說因產後無法減磅而抑鬱,一石激起千層浪,一小時內谷裏收到過百訊息,大家爭相發洩因產後身形感到多無力。有指丈夫冒生命危險叫她減肥,有指坐車時被誤會懷孕...

詳細

香港生育率持續偏低,有智庫早前建議政府重新接收雙非嬰,以紓緩人口老化。一個地方生育率低、人口老化,為甚麼不先鼓勵人生育,而是「輸入」嬰兒?在鼓勵港人生育一事,政府又推出過甚麼實際措施?身邊很多想生但不敢生的人,擔心的多是房屋、經濟、教育等問題。他們窮一生積蓄供樓,同時亦為退休生活費憂心。生兒育女,對他們而言彷彿是多供一份按揭⋯⋯政府可曾考...

詳細

A一坐下便把手機放在餐桌上,B頓時覺得這約會多了個人,甚至幾個人。點菜後A手機響起,他與電話中人對話五分鐘,那五分鐘對B恍如三十分鐘,她便也拿手機出來看,看得悶了看餐牌,餐牌也熟讀了便望向鄰座食客。食客望了望A,再與B四目交投,B即垂頭。A掛線後說:「同事。他就是那樣,芝麻小事都打來問我。」B聽到的是:他的工作比我重要,同事比我重要,芝麻...

詳細

自女兒踏入會跑會跳的階段,我就強烈感到:一個人的遊樂場太冷清,沒人爭的玩具不好玩。有孩子在互相追逐的遊樂場才熱鬧,即使是素未謀面的孩子,女兒毫不介懷。若有哥哥姐姐在玩遊戲,她總站着看得入神;若遇到年齡相若的,她會主動拖對方小手;若看到還坐在嬰兒車的BB,她會上前輕撫對方。同一個遊樂場,如果只得女兒一個孩子,感覺很不同。雖然她獨享所有設施,...

詳細

回想六年前老公初來香港,還未適應香港人的直接。跟同事吃飯後,他總會因別人的直率而驚訝,例如被首次同枱吃飯的人問他是否基督徒、問他女朋友的年齡、吩咐他儲錢買樓、(未婚時)催促他結婚、(婚後)建議他生三個孩子。對這位非常重視個人空間的英國人來說,由宗教、伴侶年齡,以至財政、婚姻和生育計劃都是很私人的事,就是其家人也甚少過問,但在香港,卻被萍水...

詳細

在香港學校和職場打滾三十年,不知不覺,右腦生鏽、創意已枯乾。想不到放下工作、做全職媽媽以來,怠倦多年的右腦卻回復生機。孩子愛音樂,令我聽音樂比從前聽得更多更廣——兒歌、古典、流行曲,都一起聽得開懷。每見她聞歌起舞,我就跟她一起跳。四肢不協調的我,從未試過這樣載歌載舞。而無論我跳成怎樣,她也不會 judge 我。漸漸發覺,隨着節奏胡亂搖擺,...

詳細

讀中學時曾對同學說:「將來我要嫁鬼佬,因為混血兒好可愛!」一聽便知那是無知少女「發噏風」,及後並沒做任何事去識鬼佬。想不到,嫁的最終是英國人。絕對意想不到。親身經歷過,體會到跟外國人生活的不便,單是感動我的廣東歌、笑死我的笑話,都難以跟他分享。他的含蓄、我的直率,大家亦需時適應(我怎想到當他說that's interesting...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