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一家三種人
作者:
王思慧

以前,對傷風感冒等小病抱很隨意的心態,因我相信病是身體發出訊號,表示需要休息。病了,就請假在家睡覺。還沒好起來的話,便吃藥。吃了藥通常很睏,又繼續睡。對一個單身的人來說,病就是那麼簡單。今時今日,畫面截然不同。女兒流鼻水和咳,持續一個多月,煲了不同潤肺止咳湯,看了三次醫生,都沒用,因為她基本上不大喝湯,說到吃藥,更每每須威迫利誘,本應每天...

詳細

當大人因孩子反叛、不合作、事事say no而心浮氣躁時,或許沒注意到,自己也經常對孩子說不。為了改善與女兒的關係,我嘗試減少說不,放下無謂的堅持。每當孩子做的事非我所願,我在作出任何反應之前,先想想:這次我想堅持的事,是真正重要的,還是無關痛癢?真正重要的事,與安全、健康、品格有關,例如她想衝出馬路或高空擲物,我會嚴正阻止。但我發現,這類...

詳細

在長期睡眠不足、每晚被多次吵醒的情況下,我和老公開始失聰和失憶。當他說話,十次有九次我都聽不清(彷彿失去理解英語的能力);我叮囑的事,十之八九他會極速忘記。由於我們深切體會對方有多累,故甚有同病相憐之感。某星期日夜晚,這對失聰兼失憶的夫婦做了一天家務、安頓好子女後,便給兒子奶嘴,讓女兒看一會卡通,以換取十五分鐘寧靜,為的,是二人坐下來吃雪...

詳細

以前我不明白為何用「吃奶的力氣」去形容人出盡全力做事,如今餵哺時看着兒子,才體會到有些嬰孩確是用盡全身所有能量去喝奶。預備餵哺時,兒子總緊張得臉紅耳赤,嘴巴作吸啜狀,稍有延遲便哭得聲嘶力竭,彷彿餓了五日五夜。餵哺時他緊閉眼睛並緊握雙拳,猶如全神貫注於一場隆重儀式。喝奶是他每天都做的事,但每次他仍是傾盡情感和力氣,喝得渾身冒汗。由於開始時太...

詳細

與孩子同坐小巴時,老公總鼓勵兩歲女兒跟司機叔叔打招呼、說再見。有時女兒不專注,他會耐心地再三叫她跟司機道別。若是人少兼在終站下車,並遇着友善的司機,這本是溫馨的畫面。然而,有時我們於中途站下車,或下車時後面還有人排隊,又或者司機像生了所有乘客的氣的模樣,老公還是再三叫女兒跟司機說再見,我心裏就暗暗「滴汗」。我跟他說,當遇到以上情況,別人都...

詳細

晚上老公哄女兒睡,我則負責餵哺並哄兒子,各自花一個多小時「陪瞓」,忙到十時。深夜二時女兒醒來,老公起牀到鄰房安撫她。不久兒子哭了,我也起來餵哺。安頓了孩子,二人三時回房。四時女兒再叫媽媽,我下牀安撫她。六時,兒子餓了,我起來餵奶。他吃飽再睡,我又回到牀上。七時,女兒起牀,我也沒可能再睡下去。這種每晚被吵醒幾次的日子,何時方休?一邊努力為兒...

詳細

全職帶孩子兩年半,至今仍有人(多數是長輩)對我說:「你學歷高,又能幹,留在家太浪費了。」首先,所謂「高學歷」指的是大學畢業;說我「能幹」的人亦從未與我共事,並無根據;我「留在家」亦非無所事事,而是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由以前在辦公室與老闆商討策略、坐在電腦前寫文、出外見客,到現在蹲在地上替女兒換片、哄兒子睡覺、在廚房煲粥煲得汗流浹背⋯⋯在爸...

詳細

為女兒選目前這所學校,一是因為我喜歡主張快樂學習的幼兒園,二是因為由我家步行到校園只需十分鐘。我每天接送女兒上下課,慢慢建立了一些小習慣。在那段十分鐘的路上,她見到鳥兒會說「Hello 雀雀」,過馬路時又會興奮大叫:「Green man!」我們也會一起唱歌,而且往往是同一首歌唱二十遍。抵校時,我會與她坐在禮堂長椅上,讓她一邊吃點健康小吃,...

詳細

我與好友P,一個選擇全職帶孩子,一個選擇上班。每次碰面,她總是讚我偉大,我總是讚她厲害。她坐月後回到職場,竟有鬆一口氣之感。她說:「做了媽媽後,突然覺得工作很容易!」在公司可與同事有正常對話,某程度上也是種休息。「如果全職照顧孩子,整天只說BB話,人很易會瘋。」我卻覺得,坐月後若要將初生嬰交託於人,那種不捨和掛念多麼折磨人。P能處理好這種...

詳細

我天生甚麼都擔心,見到老公抱着三十磅的女兒,會擔心他腰痛;女兒有一段日子厭食,會擔心她營養不良;兒子初生時經常被姊姊襲擊,會擔心對他造成心理創傷。家庭以外,又會擔心香港政局、教育政策、空氣污染,不勝枚舉。老公有時會取笑我,問:「What's your new worry?」我又總是能即時說出心中所憂:「眼角生了兩粒油脂粒,我擔心...

詳細

全職媽媽的日子被柴米油鹽、換片、餵奶、陪玩等事充滿,不再有時間或精神閱讀,絕對可以理解。但對我來說,事情卻剛剛相反。正正因為生活被沉悶又重複的家務充斥,我更需要閱讀,只是閱讀方式不同了。以前,周末可到咖啡店或公園,一坐就數小時,一氣呵成地讀完一本書。如今,只能在生活縫隙中偷時間閱讀,例如餵母乳時把書放在兒子身上讀;或趁老公與女兒玩耍之際,...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