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我的神奇白髮

  小六時我耳後某撮頭髮離奇變成白色,同學發現了很感新奇,高叫他人來看,並給我起名「白髮魔女」。及後我每天上學,都面對被稱「白髮魔女」的厄運,得應付走來看我頭髮的同學,回答他們的提問:「為甚麼只有這一撮變白?」

  話題一旦觸及我的神奇白髮,我心便往下沉。他們再你一言我一語以此說笑,我心情更沉至谷底。表面毫不在意,眼淚在心裏流。

  我是個普通孩子,渴望在同輩中得到認同,深怕被排擠、歧視。「白髮魔女」這花名深深傷害了我,令我害怕上學,下課後回家偷泣,連連發噩夢。

  長大了當然明白,同學只是好奇、貪玩,沒惡意,但成長中的孩子就是那麼敏感。

  與朋友談起這經歷,發現大家都有類似傷痕。有人因一臉暗瘡被取笑,有人被發現每天穿同一條校裙而被玩弄,有人因汗腺濃被排擠,這些其實都算欺凌。

  報章報道的校園欺凌案,受害人往往受到嚴重傷害、欺凌者亦犯了案。但現實中更多欺凌事件未經傳媒報道,引起的傷害卻不比見報的事件低。

  想減低這種傷害,父母的身教很重要。從小教孩子接受別人的不同,關心他人感受。當有同伴被取笑或欺負,不要附和,也不應沉默,而是見義勇為,向那些不知自己在傷害人的孩子說「不」——他們往往不是存心傷害人,只是需要一句提醒,以反省自己的言行。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