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留給最寶貴的

  人大了,自覺quota有限,不會像以前般亂吃東西。若餐廳送的甜點太甜,淺嚐一口便放下,把吃甜的寶貴限額留給最愛的甜品。

  年少時吃自助餐,覺得要吃最多款式和份量,才算「抵食」,結果往往沒有真正享受食物。

  長大後,對自助餐失去興趣,即使偶一為之,也會看清多款食物中,哪些是最想吃的,選定三四款後便專心吃,飽足就停。既不委屈身體,也糟蹋食物。

  小時候買雪糕,假如大人說「讓你選三個雪糕球」,我會選三款不同口味。人大了才發現,同時吃三種不同口味,味道互為掩蓋,反而無法好好品嚐它。如今買雪糕只專心吃一種味道,反而滋味。

  各種quota都在令我跳出框框去作不同形式的「斷捨離」。從小到大,我都接受了把電視放在客廳沙發對面,是必然的。可是某天我忽然想到,自次子出生後,我家電視99%時間都是關閉的。為甚麼我們讓一個長期沒用的49吋電視佔據那麼多空間?於是我們把它送走,將客廳那寶貴一角用來放書和玩具。

  最重要的是,人愈大,時間的quota愈少,漸漸學會跟不喜歡的食物、沒用的東西、不享受的聚會、不珍惜自己的人,輕聲道別。把最寶貴的,留給最寶貴的。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