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集體抑鬱

  這兩三星期,不停按手機看最近消息;無法集中精神,身心俱疲;失眠;孤單;有很多事要做,但甚麼都不想做;忽略了孩子,甚為內疚⋯⋯直至某天,我忽然淚流不止,才醒覺,這或許是短暫的情緒病,有點像創傷後遺症或急性壓力疾患。於是,我問問幾個同樣關心事態發展的親友,他們都一樣:無法集中、疲累不堪、無力感爆燈、失眠。

  香港人在經歷一場集體抑鬱。

  當有思想的人活在比《動物農莊》和《1984》合起來更荒謬的時空,感到無力和焦慮,很正常。當我們天天聽丁蟹說他那完全顛倒的是非黑白,並聽他「誠懇」但虛偽地道歉,感到憤慨和抑鬱,很正常。

  面對 Napoleon、The Big Brother 和丁蟹的混合體,我們不但需要互相支持,每一個人也更加需要體力、健康,以及強壯的心靈去應對。

  別讓短暫情緒病演變為長期病患。面對焦慮和抑鬱,每人都可以做不同的事去紓緩,例如,跟可以互相傾訴的朋友見面;做令自己放鬆的事;家長在照顧孩子時放下手機,專心陪他們;睡前不看電話。更重要的,是接納自己的情緒和限制,對自己寬容一點。

  我們必先好好照顧自己,才有力量去照顧需要我們去照顧的人、才有力量繼續走下去。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