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搬家

  移民和搬家一樣,事情本是中性;視乎原因和背景,它可以是一件令人振奮的事,也可以是一件今人心痛的事。

  以搬家為例,假如屋主因為看到另一區環境清幽,希冀在那裏生活,或知道在該區可換到更大的居住空間,而決定搬家,讓自己和家人過更好的生活,這是件值得高興、令人期待的事。

  相反,假如住戶本來極喜歡自己的居所和附近的環境,可是,近年村長多次侵犯住戶權利,包括踢走村民選出來的村代表;意圖亂改村規;村民群起反對時,以暴力對付他們;村民持續反抗時,他更聯同黑幫把手無寸鐵的人打至頭破血流,引發恐慌。連串暴行,令村裏很多人開始思考:「我們要搬家嗎?」

  表面上,搬家是居民的決定,但實際上,他們卻是因家園盡毀而被「逼遷」。這情況下,搬家就變成一件令人心痛、悲傷、無奈的事。

  搬家尚且牽動百般情緒,在類似情況下掙扎着是否應計劃移民的人,情緒更是複雜百倍。

  眼看着家園被毀,很多人更深刻體會到自己是多麼愛這個家,同時,他們亦經歷着一次又一次內心交戰:「我是多麼想留下來守護家園、與同路人抗爭下去,可是,我應該為了孩子的前途而另覓出路嗎?」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