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不知道

  當孩子提出深奧的問題,大人承認自己「不知道」,並與孩子一起探討,是應有的謙遜。

  但教育局最近向教師發出指引,指假如學生就近日「社會紛爭」提問,教師可以表示「不知道」,「不需要覺得自己有責任去為目前所發生的事提供答案」,這幾句話,卻令人甚不安。

  運動六月開始,假如教師在六月初說「不知道」,還可理解;但九月開學,他有三個月時間去了解、思考和分析,假如他答「不知道」,他要不就是個完全沒思想的人,要不就深明教育局的弦外之音,為免麻煩,選擇答「不知道」。

  就算在討論時真的遇上難以解答的問題,作為老師,不是應該陪學生一起探討,互相啟發嗎?

  指引亦鼓勵教師「以中立和客觀的態度」分析事件。假如討論的事情關乎大是大非,有可能中立嗎?

  以「7‧21」元朗襲擊為例,證據確鑿顯示警方不執法,老師是否應說「警察或許真的怕危險」或「他們人手不足」,以表中立?然而,這不是中立,這是顛倒黑白。

  又例如,警察執勤時不顯示編號或出示委任證,違反警例,教師是否應說「或許他的制服沒位置放編號」,以示客觀?但,這不是客觀,這是睜大眼睛說謊話。

  請教育局別以「中立」之名滅聲,別以「客觀」之名迫教師埋沒良知。但願教師們也克盡己任,不要淪為在大是大非前只說「不知道」的軀殼。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