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發現的喜悅

  兒子天天踏滑板車,已到滾瓜爛熟的程度,但很長一段時間,他停車前會把左腳跺在地上,一下一下,令車子減速,慢慢停下來。

  滑板車的煞車位通常在後輪上方,只要踏在那塊煞車片上,車輪便停止滾動,車便會停。作為「食鹽多過你食米」的大人,我曾經有衝動「教」兒子:「你只要伸腳向後踏一下,便可煞車。」但我沒有。

  他那種煞車方法,不但沒有錯,而且有效又安全。為甚麼我傾向覺得「我的方法比你的方法更好、更對」呢?我就是要克服這種自以為是。不過,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剝奪孩子「發現的喜悅」。

  有一天,他大概是觀察到其他小朋友踏着煞車片停車,模仿着試,然後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大叫:「媽媽,睇吓!」重複十次煞車,重複十次高呼:「媽媽,睇吓!」

  回想學生時代,當大人認為我應該懂得某件事,並直接將之「教」給我,我往往左耳入、右耳出;當大人認為我應該懂得某件事,並要我自己尋找答案,我往往感到無聊透頂;當我自己想懂得某件事,主動向大人求教,我就會銘記在心;當我自己想懂得某件事,並自己去尋求與發現,我就會一世難忘。

  即使我發現的事情微不足道,但只要那是「我的」發現,那就是我眼中最特別、最重大的發現。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