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法章解碼

  翻開字典,每一個字詞往往含多於一個意思。平常跟朋友聊天時「會錯意」最多只是尷尬一笑了之,但是如果在合約甚至法律條文中「會錯意」後果就不堪設想。那麼法庭一般是根據甚麼準則去解釋一些深奧的條文呢?

  通常合約方及合約草擬者選擇在一份合約或一則條例內採用某些文字時,會基於一些背景(background knowledge)或意圖的考量,因此要解讀相關文字,首先要明白上文下理和草擬者的目的。在行使普通法的法庭,一般會先看字眼表面的解釋,有需要時了解和考慮有關背景作「合理人」測試 (reasonable man test);假設在同樣條文下,在街上隨機抽問一些正常智商和經歷的人,看他們得出甚麼樣的見解或結論作為判案參考。

  文字需要被賦予自然和通常的意思,而理解範圍要以廣義去解釋上文下理。而且文字的解釋,不可以解讀作一個它根本未能包含的意思或釋義。

  通常在合約中都會有釋義的一欄,去為特定的字詞作解釋。需留意的是,由律師草擬的合約一般都含有全部協議條款,用意是局限整份合約只受合約內文字的明文規定所約束。另外,解釋法律條文亦一樣,要找法律條文的目的,通常會在開首的解釋條文或立法討論會議文件中找到。

  在HKSAR v. CHEUNG KWUN YIN [2009] HKCFA 66一案中,終審法院就有詳細解釋香港所採用的目的釋義(purposive interpretation)。先釋其義,再釋其意。法章詞彙博大精深,文字奧妙的地方就是一字、一詞可含有很多的意思,因此需配合背後的意義,深入解讀,才能真正了解其意思。

陳曉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