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太涼薄

  八旬老翁寫下遺書,打算殺死病重愛妻後了結餘生。他之後沒有自殺,卻去自首,因要留住性命在法庭審訊上以自身困境,讓公眾知道雙老的苦況。老翁以「呢啲係社會問題,係窮人必要行嘅路」作總結。正當大家為窮苦老人鼻酸酸之際,林鄭在立法會答問會表示,政府於下月起提升長者綜援年齡門檻,由六十歲改為六十五歲。旋即惹起左中右派政客聯合聲討,網上群情更洶湧,直斥政府太「涼薄」。

  香港安老政策一向差勁,猶記得小妹兩年前開始爬格仔,第一篇出街的文章就是談安老。因我認為,安老問題和政策密不可分,而建設亦要緊隨。

  現在年輕人想移民,老人又何嘗應該留港?香港似乎已不是常人宜居的地方。一個地方是否文明先進,不在於她的經濟有多蓬勃、GDP有多增長,而在於她對人民的關懷!香港市中心地段全是天價,老人院舍負擔不起,就「流放邊疆」,院舍地方狹小得可憐,環境衛生欠佳,租金卻也不便宜;又因為沒有地,院舍月費再貴仍大排長龍。

  與之有天淵之別是筆者以前提及過的荷蘭老人屋,建在市中心,因要方便老人購物和見朋友;附近建有青年宿舍,出入可見到年輕人,讓老人也感受到活力。這些關懷老弱的概念,是政府應當在各種施政中規劃落實,不能只說商業考慮。

  可是一講到利益,有誰肯將市中心靚地建老人院?或填一大片海製造鳥語花香的地方做老人村好嗎?

  其實政府那麼費勁只慳少少老人金,不如大刀闊斧做老人政策,一於填個老人村出來,又在城市規劃、以行政手段來干涉,逼令新發展項目要有老人樓層等設施。

  或有人說大家都沒得上樓,為何要老人優先?當然啦,醒目的人現在應該要贊成所有有利老人的政策,因為,搞得嚟,自己都老了可以受惠。

鄧銘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