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斷纜

  近日深圳灣公路大橋在路政署例行檢查中,被發現有一條外置鋼纜折斷,聽起來頗嚇人,於是這坐落成已十二年,平日行車量不算多的大橋,讓公眾注意起來。

  由於小妹不是造橋專家,本文並不打算批評誰對錯,相信業主(即路政署)比誰都更着緊處理。但我作為塘邊鶴,也想藉此小欄向讀者簡介一下這工程項目。

  多年來香港原只有三條陸路跨境行車通道,分別為落馬洲、文錦渡及沙頭角,九十年代末,這三條通道的容車量已接近飽和,過境司機常面對大塞車仍記憶猶新。粵港兩地政府研究後,決定興建深港西部通道,其中深圳灣公路大橋最矚目,全長約五千五百米,香港段橋長約三千五百米;而深圳段橋長約二千米。設計行車時速為一百公里,是香港境內車速限制最高的大橋。

  據知這是一條設計壽命為一百二十年、單橋塔鋼箱樑斜拉橋(Single Tower Steel Deck Cable-Stayed Bridge),雖然斜拉橋在港並不陌生,例如汀九橋、汲水門橋等也屬斜拉橋,但深圳灣大橋特別之處是按深港雙方共同確定的「以粵港分界線為界,破天荒各自投資、共同建設、各自擁有、各自管理」,由深港兩地政府採用統一的建設標準和工期分別建造。

  聽當年有份參與香港段工程的前輩說,一條橋分兩邊,有點像各有各做,做到一個位就交接,對兩地工程師來說都是個大挑戰,這時候就要靠專業的測量師出場,提供數據做好接駁,最後能夠順利完成通車,算是一項創舉了。

鄧銘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