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一時飽死一時餓死

  普通人看這個題目,可能不明所以,但若是工程業界人士一看,卻即時可讓三十萬名同業深感共鳴。

  之前多項國際級大型基建,例如港珠澳大橋、中環灣仔繞道、蓮塘口岸主要道路、高鐵等等紛紛上馬,還有四條地鐵延線,不僅全部同時進行,還要急於幾年內完成。

  於是同一時間,幾乎全香港所有工程從業員都疲於奔命,但由於始終是價低者得中標,周圍物價飛漲,物料成本不能偷減,員工薪酬,卻也沒法增加。任職政府的工程師也不好過,工作量和壓力都比以前倍增。

  當市民可以便捷地坐高鐵回內地做生意、經港珠澳大橋去中山度假快過以前一倍、返學可以地鐵直達HKU、放工又可乘地鐵返到黃埔,我才驚覺原來那麼多東西都在同年完成。再留意,原來無論駐地盤的監督人員,抑或落手落腳的判頭工友,甚至做文書的地盤寫字樓職員,都陸續被遣散,一時之間大批人員已是待業之中,直接影響家庭生計。

  當然,不能說每個行業都要有工作保證,不過當時政府沒有做好規劃,使工程生態不平衡,也是原因之一。好了,終於看到各工務部門開始做好規劃,把民生工程預算呈交立法會,要過工務小組委員會討論已花掉不少時間,最慘還要再過財委會,現在社會動盪,本已會期有限的財委會更經常開不成,過不了審批,最後,同業繼續失業,真希望黑暗時期快點完結。

鄧銘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