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凍齡」的角落

  有小酒店開業,物業前身是當年稍有名氣的酒家,於是闢出些地方,展示酒家曾經用過的物事作招徠。酒家早已拆卸改建,之後再建成酒店。少說是二次投胎,明顯懷舊是包裝而非情懷。

  認同某個年代的風格,想保存下來,除了堅持排拒別人的目光,還得有過人信心。記得一位特別鍾情六十年代情懷的報界朋友。那年頭日本偶像走紅,流行花碌西裝膊墊得闊闊的,他依然故我穿貼身黑外套、黑色恤衫、闊腳西褲,梳騎樓頭裝扮出入。人家流行去的士高,他偏好與留馬尾的女伴到紅寶石、龍記跳舞。自得其樂了幾十年。

  喜歡六十年代香港情懷的,原來找個市中心殘存「凍齡」的角落,回到五、六十年前的氣氛,只消花幾分鐘。搭港鐵到旺角下車,由繁忙的亞皆老街轉到廣東道,街市一列生果排檔的後面,會發現杜琪鋒PTU電影,任達華小隊鍾情的蛇竇中國冰室。再往前走就是豪華戲院。有自建大堂附設於商場內的戲院,全港所剩無幾。再轉往上海街近太子,周星馳電影《行運一條龍》主景現場鴻運冰廳餅店,就在眼前。雖曾作少許裝修,但風味依舊。己亥年轉眼就到,何妨走一轉來杯港式奶茶,說不定行運一條豬!

楊振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