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庸才登渡探灕江

  上周到桂林一行,乘高鐵先往廣州南,再轉高鐵前往廣西,約四個多小時,比坐飛機來得方便及舒適。周日先到陽朔縣興坪鎮,乘船遊覽該段灕江。灕江源起貓兒山,係桂江上游河段,經桂林往廣東發展成西江,至廣州則成珠江。內地供港用水,雖說取自西江,但追源溯流,實則與灕江脫不了關係。

  抵埗陽朔時,當地陰雨不絕。游江前夜,雷雨交加,當天早上繼續風雨欲來,心感不妙,以為游江必定泡湯。據導遊說陽朔每年約百多天有雨。今年自農曆年後,天雨根本就未停過;早一個晚上,就連經營江船的公司,都說不準能否提供游江服務,主因如果上游發大水,沿江水位上漲水流湍急,就得按政府規定停止江輪服務。本來已打定輸數,改以室內參觀活動取代。意外的是,臨出發前大雨停歇,待抵達江邊,天公竟然放晴。中斷三十多天來的接連落雨,原有行程得以繼續。

  灕江於當地,分成各自幾公里的幾個段落,由不同單位經營江輪服務。興坪縣一段游江的賣點,係其中一處景觀,被移印到二十元人幣背面。貨幣的廣泛流通,間接替該段做了大量的免費宣傳,引來遊客。是日天朗氣清,氣温二十多度,遊江觀景確是不錯的享受。可惜因為連接三十多天大雨,上游泥濘致江水黃濁,且不時漂來上游的枯枝。還有就是,船上的講解員,為把握每一個機會,為增加船費以外的其他創收,不斷推銷船上提供的拍照服務如何專業,以及現炸現吃河鮮如何美味,反而忽略介紹沿途景觀;未免令人有輕重不分的感覺,有點煞風景。

  「貴人出門招風雨」,原本係阿Q式心態,去看待攔門雨帶來的種種不便與掃興。為今回失而復得,應景改一句「庸才登渡探灕江」。

楊振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