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劫後

  上星期四取道虎門大橋往中山,適值國慶節假期,雖當地政府早為交通作安排,虎門大橋堵車依舊。比原訂時間晚了接近兩小時才抵埗。原本計劃在中山逗留至周末回港,冷不提防香港立《反蒙面法》,港鐵停駛,有人私設路障,老同學擬駕車送大家回家,耐何掛中港車牌變得敏感;商議之後,決定多留一天,周日改坐金巴回港。想不到是在這個背景之下,首度走過港珠澳大橋。

  周二上班日,每天接載五百多萬人次的港鐵,多個車站未能提供服務。港人終於要捱沒有港鐵的日子。再加上超過八十組交通燈被破壞,交通狀況「一夜回到解放前」,大家都心急如焚,希望盡快能趕抵目的地。早上有段時間人在旺角,彌敦道及亞皆老街交界,因為交通燈被毀,交通大打困籠。幸好有兩名熱心市民協助指揮交通,令情況多少得以紓緩,否則當會愈指愈亂。雖然有人不顧後果強加破壞,但總還有人熱愛香港,要為他倆點個讚。

  還記得個多月前,暴民也針對交通燈作了不少破壞。衝擊翌晨走在旺角街頭,目睹一位視障人士,失了方向,差點就闖進路旁花壇。原來對方,每天都依同一路線,數着步數,細聽交通燈發出的音訊,沿彌敦道北行到金都商場上班。但因為交通燈被破壞,默記於心的路徑,一夜之間竟消失得無影無蹤。可想像當時的她有多徬徨?當時還問我:「香港究竟發生甚麼事了?」我心裏當然沒答案,只能默默把她領到目的地。

  旺角站A1出口的升降機,玻璃全給打碎,暴民投下火種把機器也燒毀。相信一時三刻未能提供服務。那升降機是長者或行動不便人士進入旺角站大堂的唯一途徑。暴民口口聲聲說破壞的只是死物,可有想過被影響的是人啊!

楊振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