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由專業反應講起

  不同立場群組,傳來相同片段。鏡頭下,防暴警衝前想拘捕一名攝影師。雙方甫接觸,即有物件自攝影師身上跌出,滾到行人道上。所附解釋,指攝影師當時手持石頭,證據確鑿參與暴動!

  收到相類片段,向來無再轉發,現時改圖水平高超,影片拍攝角度受限制,眼見當不得真。要研判真相,談何容易?只是個人當下有保留。個人多年與專業攝影師交手經驗,他們均視攝影機如左右手,有任何風吹草動,必以保護攝影機為首要考慮。專業攝影師怎可能一邊拍片,一邊掟石?章國明當年執導《星際鈍胎》正因為專業本能反應,要保住攝影機才自高台跌下受傷。至於非專業者,又另作別論。

  事後證實,滾到路中的,是攝影師防毒面罩脫落的濾罐。得知真相亦強化個人向來主張,以常識和證據判別真相的信心。

  周一晚到雲咸街晚飯。自港鐵提早收車,是個人罕有地接近十一時才離開中區的首個晚上。沿掛滿中式花燈的砵甸乍街落中環。街道為紀念首任港督命名,其人與香港歷史命運緊密相連。走出短短的一條砵甸乍街容易,面對目前困境,香港該如何往前走?困難。友人3K君有感,掏出手機拍了如圖這一幀。

楊振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