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私爾忘公

  先旨聲明,個人支持新聞及言論自由,但若問到六位前線記者,利用出席警總記者招待會的機會,進行抗議活動。只能說:你們都錯了。回答一個簡單問題,事情就會更清晰。你們的抗議活動,是否由所服務的傳媒機構授意的?觀乎事後部份機構的聲明,充其量是理解,但並沒有事先知悉,更遑論支持。於是問題來了,這明顯是利用公家時間及身份,進入記者招待會之後的私人表態活動。行為是否恰當,明白不過。甚至可以說是,違反了基本新聞從業者操守。

  記得多年以前,主持早上電台時事節目。適逢個人其時正代表所住屋苑,聯同附近幾個立案法團的主席,就地政總署官員支持附近一個發展項目,有嚴重意見分歧,爭議聲音還頗大。某天早上電台的受訪嘉賓,剛好是當時地政總署的老細、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訪問前一晚以至翌晨,林太的IO兩次來電,關心的是我會否就屋苑附近的發展項目,向林太提問?兩次我給的答案還是一樣:「如果林太不放心,請不要來好了。」

  舊事重提,想說明的是:傳媒工作者,不比普通市民身份更尊貴,更有表達個人立場的特權。私爾忘公,絕不可取。

楊振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