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管達人——翻新大館贏掌聲 Purcell新舊建築共冶一爐

        舊中區警署建築群十年間,搖身一變成為集歷史、藝術、消閒於一身的大館,是本港歷史建築活化一大成功例子。幕後功臣之一,項目保育顧問Purcell建築師事務所行政總裁Mark Goldspink形容,當年踏足香港,本地歷史建築保育水平仍停留在上世紀,大館保育團隊經過十年努力,由前期評估建築物歷史價值,至工程期間監督施工,全程一絲不苟,方孕育出這項本地保育活化典範之作,讓本港保育水平重新與世界接軌。

        自一九四七年Purcell在倫敦創立,是當地一所老字號建築師事務所,擅長保育歷史建築物,曾參與大英博物館、西敏寺教堂等重要歷史建築保育工作,在行內享負盛名。Purcell香港事務所,主要業務除了歷史建築保育外,還包括活化建築物和室內設計等,以創新思維貫徹可持續發展。

  大館是Purcell在香港參與的第一項大型保育及活化項目,Mark Goldspink直言,該項目有如「催化 劑」,促成Purcell將業務擴展至本港,「約十年前,港府和賽馬會開始着手為大館進行活化,在倫敦找到我們。我們有幸可參與此項目,並感到十分雀躍和期待。」

歷史建築殘破不堪

  Goldspink形容,當年本港的歷史建築保育工作,仍停留在上世紀水平,大館狀況殘破不堪,「還記得○八年首次踏足大館,監獄內的廚房仍見當日囚犯遺下的菜單,時間好像凝住一樣。」Purcell首要工作正是對建築群進行深入歷史研究,評估館內不同建築物的歷史價值。除了實地考察外,團隊還走訪多個政府辦公室、圖書館等搜集資料,「我們也善用英國資源,找到不少香港殖民地時期的資料。」

  完成評估及制訂詳細保護管理規劃後,Purcell須與另外兩所出任大館總體規劃及建築顧問的建築師事務所合作,為大館進行活化。Goldspink指出,保育工作重點在於保留建築物的歷史價值,同時為其賦予新生命。他舉例,團隊保留部份監倉原貌,讓公眾感受大館昔日環境,另一邊廂則新增展覽館等,發揮新功能。

  「新建築物並沒有對舊歷史建築造成很大干擾,是很好的平衡。」為了方便公眾遊覽,團隊少不免要在舊建築內加裝升降機,但施工過程亦盡量減低對建築物結構的破壞,新設施也會融入舊建築外觀,Goldspink表示,「公眾在大館內遊覽,不會感到現代建築破壞歷史氛圍,這就是大館成功之處。」

  要做到活化而不損歷史價值,Goldspink不諱言過程並非容易,當中最具挑戰之處,是教育建築工人如何以適當方法進行工程,「在歷史建築物上動工,需要一套不同技巧,運用的物料亦有分別,建築工人必須更小心翼翼。」為了提升建築工人施工能力,Purcell不時由英國安排專家來港,為工人提供訓練,「畢竟香港以往甚少同類型建築工程,但他們的學習能力很快,也很樂意受教。」

引領港保育重回現代

  現時大館的活化工作已接近尾聲,惟Purcell職責尚未完結,Goldspink指,團隊已為賽馬會及進駐大館的租戶制訂指引,確保他們能妥善使用大館設施,以免建築物受損。Purcell亦會在大館內留守至明年底,處理額外復修和翻新等工作,確保場地的可持續性。Goldspink相信,大館已為本港日後歷史建築保育工作定下典範,相信日後將有更多歷史建築被有效保育,笑言「香港的歷史保育水平現已回到二十一世紀。」

港事務所擬擴充規模

  除了大館的保育工作外,Purcell亦有份參與香港大學本部大樓的活化工作,以及為多間機構的會址制定整體設計規劃。Goldspink表示,Purcell在香港的事務所,目前正聘請八至九名員工,包括建築師及室內設計師等,未來三年有意擴展規模,將團隊擴大至二十多人,「屆時將會十分忙碌。」

  現時Purcell在英國、澳洲和香港設有分部,為支援三地工作,Goldspink不時要飛來飛去,「每隔五至六個星期,我便要來港一次,澳洲則每半年去一次。」雖然忙碌,但他坦言十分享受這種工作模式。他更形容Purcell工作氣氛融洽,上司和下屬之間並沒有刻板階級觀念,彼此可自由抒發意見,「我甚至記得倫敦辦公室內所有員工的名字。」

企管達人 本報記者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