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管達人——提供再保險服務 Lloyd's積極拓亞洲市場

        本港保險市場龐大,很多保險公司都會向再保險公司投保,以分散及轉移風險。在香港扎根二十一年的英國保險社團勞合社(Lloyd's),主要為海事、基建、天災及能源等方面,提供再保險服務。勞合社香港首席代表Thomas Haddrill表示,本港近年的保險滲透率增加,反映其保險水平不斷提升,惟因颱風、網絡安全等風險日增,若要繼續成為國際金融中心,必須加強風險評估,縮窄保險缺口。

        一般人對保險的認知,主要是人壽保險及一般保險兩大類,但原來保險公司本身,亦會向再保險公司購買保險,將已承保的風險再轉移,冀能做好風險管理。英國保險社團勞合社(Lloyd's)正是世界特殊保險和再保險市場,為不同國家及地區的保險公司,提供再保險服務,加強業務抵禦市場風險的能力。

須加強縮窄保險缺口

  勞合社早於一九五二年成為香港的授權保險公司,直至一九九七年,該公司在本港成立首個辦事處,正式開展本地業務,包括提供本地和區域保險及再保險服務。勞合社香港首席代表Thomas Haddrill直言,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面臨不同的挑戰及風險,加上近年市場波動、網絡安全風險等複雜因素,稍有不慎便有機會帶來經濟損失,「過去二十一年間,勞合社與多家香港本地及國際保險公司的關係密切,保險種類更由海事、基建,擴大至網絡風險、視覺藝術等範疇。」

  勞合社上月發表的《全球保險不足報告》顯示,過去六年間,本港的保險滲透率增長百分之一點九六,去年的排名更由一二年的第三十位,升至第九位,反映本港的毛保費佔本地生產總值的比率不斷上升,意味着保險水平亦明顯提升了。Haddrill表示,雖然本港的保險滲透率明顯進步,但仍存有保險缺口,即代表保險不足,故有需要將部份風險轉移。

與近百保險經紀合作

  Haddrill又引述今年中公佈的《城市風險指數報告》指,現時人為風險已超過自然災難風險,年均經濟損失高達近二千億美元,其中在風險指數排名首十名的城市中,有半數來自亞洲,包括東京、馬尼拉及台北。除了早年在東京及香港設立的辦事處,勞合社近年亦進駐新加坡、南韓及印度等國家,他指出,公司未來會積極拓展亞洲市場,冀望更了解當地所面對的風險。

  畢業後投身保險業界的Haddrill,曾在比利時一家保險公司任職公共事務工作一年,隨後便加入勞合社。Haddrill先後在倫敦勞合社總部專責國際監管事務,以及國際市場開發工作,直至一五年,他獲總部調任來港,擔任香港首席代表一職,負責制訂不同策略,以加強分銷、客戶參與及區域增長,目前該公司已與近百名保險經紀合作。

  他認為信譽良好是勞合社的優勢,亦是該公司屹立不搖的原因,「有別於一般保險公司,公司提供的再保險服務涉及更大的金額,故需與客戶保持密切關係。以倫敦總部為例,我們的成員會與客戶直接面談,向他們分析不同的風險。」

彈性上班時間展所長

  問及其管治理念,Haddrill深信建立良好的人際關係,可增強彼此信心,「作為管理層,最重要是真誠待人,才可讓同事、合作夥伴把信念放在你身上。」他又認為,公司提供的彈性上班時間,可讓員工平衡工作及生活。

  為促使員工發揮所長,該公司亦舉辦活動鼓勵員工「做自己」,「公司前行政總裁早年推行一個活動,鼓勵不同性別,以至性小眾不用掩飾,藉此增加公司的多元性。」兩年前,該活動亦開始在香港舉行,Haddrill表示,活動讓客戶及業界一起分享不同議題,促進共融文化,令業務發展有所得益。



調任來港猶如「回家」

 九七回歸前,還是小學生的Haddrill曾跟隨當時在港府工作的父母來港定居,故對香港這片土地早有認識,「三年前調任來港,感覺就如回家一樣。」

  闊別香港多年,他坦言,維港變得愈來愈窄,亦多了很多新建築物,部分在童年時留下的印象卻沒有改變,「當我抵港後乘搭的士離開機場,發現司機的說話模式依舊,司機眼前除了軚盤外,便是幾部並列一起的電話,只是現時變了智能電話。」他續說,沒想到現時賣濕貨的街市,與他小時候的印象幾乎一樣。

  談到喜歡香港的原因,Haddrill直說,非城市以外的自然景觀莫屬,「香港雖是一個大城市,但很容易便可到達郊外,所以我閒時都會去行山、划船出海,加上最近養了一隻小狗,我會帶同牠一起發掘新的行山路線。」

企管達人 本報記者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