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管達人——曾蔭培伴新創建闖高峰 寄語接班人須變通

        新創建(659)行政總裁曾蔭培從警隊退休後,走入商界十四載,如今年屆七十二歲的他即將「再退休」,並轉任為集團非執董。他不諱言,早於六十五歲已有退休念頭,但因做得開心才留任至今。回首從商點滴,曾蔭培難忘一次「失敗」的海外投資機會,令他對盡職調查、處事果斷有更深體會;陪伴新創建步向高位,他最感激的是邀其加入的新世界鄭氏家族信任,多年合作經驗令他深感鄭家有投資眼光,才使集團漸趨強勢。

        二○○三年底,曾蔭培告別服務三十八載的警隊,從「一哥」之位退休,翌年獲新世界主席鄭家純邀請轉戰商界,加入由多項新世界業務重組而成,當時上市不過兩年的新創建,成為集團執行董事,並於三年前獲委為行政總裁。他笑說,這些年他見證新創建市值由二○○三年的九十億元,增至二○一八年的六百六十億,除稅後盈利複合增長率達到一成,股價亦升逾七倍,「可謂一個企業健壯增長的成功故事。」

難忘「失敗」海外投資

  由紀律部隊轉戰商界,曾蔭培認為,兩個職場均為其帶來滿足感,昔今同樣充滿壓力,任職警務處處長不時要到立法會「照肺」,作為新創建高層也要接受外界監管,每半年交出業績報告,掌管兩個機構都要積極主動,看得長遠,做好風險管理,唯一分別可能只是領導心態,「警隊最好不要多『生意』,在新創建則希望愈多愈好。」

  曾蔭培任職警隊三十八年,雖說管理法則可在各處融會貫通,惟他坦言,初入商場時最缺財務經驗,「有些(商業)名稱不認識需要惡補,跟同事不恥下問,才能明白數據資料內容。」從商經驗日積月累,讓他深明領導層若要令人信服,必須雷厲風行作決定及維持高透明度,同時也要為新投資機會平衡風險。

  「新創建(規模)未必很大,但新世界(規模)則很大。」曾蔭培指,銀行為集團介紹新機會或潛在買賣的商業項目,若很快作好決定,可減省同事研究時間,進行商業談判也應下放權力予有經驗同事,切忌抱過高期望。與此同時,就算有指令由集團主席直接下達,他亦可以說不,「有的機會值得跟進,有些不是,我作為行政總裁是橋樑,需要提出風險,並非立即要做到。」

  令曾蔭培難忘的是,新創建於二○○六至二○○七年有機會與內地財團合作,於南美蘇利南開採棕櫚油,集團經過深入研究,並交上銀行擔保,委聘專家親臨當地進行評估,惟其後發現蘇利南政府辦事效率不高,加上開採棕櫚油可能影響新創建環保聲譽,顧及成本效益不高,只得放棄,「不完全是負面經驗,但藉此可知道往新地方營商,要做好盡職調查。」

  鄭家純曾於二○○三年為新創建定下六大使命,分別是減少債務、提高利潤、增加資產價值、設立派息制度、整合公司業務、加強企業管治及於企業公民責任多下工夫。

  早年曾蔭培曾參與多項業務收購及出售工作,如賣出牽涉大量人力的服務業務予新加坡豐盛創建集團,為新創建帶來更多現金流,二○○九年的中期檢討報告有六項任務已經達標,令集團於該年後可大舉拓展北京首都機場、杭州繞城公路等大項目,自三年前開始發展的飛機租賃業務亦翻倍增長,成為其中一個甚具潛力的新項目。

讚鄭志明貢獻良多

  對於合作多年的鄭氏家族,曾蔭培認為,「家族DNA」讓鄭家純或其子兼新創建執董鄭志明皆擁有極佳投資眼光,並因而令集團視野更為宏觀。早前九巴大意外驅使新巴城巴車長大幅加薪,鄭家純果斷答應,更以一席話令曾蔭培甚為欽佩,「他說賺少一點啦,不常有商家會這樣,但當然這不代表我們不會爭取加價。」他續指,鄭家純未有請其扶植鄭志明上位,對方於二○○八年由經理級做起,如今於多個收購項目為公司貢獻良多。

  曾蔭培尚有個多星期就會離任行政總裁,繼任人將是新創建首席營運總監兼前發展局局長馬紹祥。曾蔭培點評,馬紹祥足夠勝任,他寄語接班人要擁抱轉變,不可墨守成規,維持領導層透明度之餘,更要將員工視為重要資產。

熱愛運動 下廚減壓  

  退任新創建行政總裁後,曾蔭培盼可抽時間重拾興趣,原來他不止愛做運動,也喜歡到街市買菜入廚「煮幾味」,更指烹飪有助減壓。

  早年曾蔭培於英國留學,獨居在外必須學懂煮飯,閒時他也會煮幾道菜宴請同學,故他笑言,煮中西餐都沒難度,更可於半小時煮好一桌豐富佳餚,三餸一湯對他實在「太簡單」。惟這位前一哥「為食」的同時,對自我生活紀律要求甚高,難怪日前他的體檢結果亦顯示身體繼續「Fit爆」,十多年前的警隊軍裝至今仍然合穿,「喜歡食也不可吃得多,每日我只吃一餐主餐,其餘時間吃很少。」

  以運動保持健康是曾蔭培習慣之一,「我家有個大廁所,平時我在裏面原步跑、做柔軟體操或掌上壓。」間中他也會外出快步步行、打高爾夫球,以及曾獲其稱為「太太以外一生摯愛」的羽毛球,「通常我都不會輸。」他盼望退任要職後,做些自己感興趣、對社會有用的事,故樂意接受NGO公職邀請。

企管達人 本報記者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