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管達人——推AI迎新時代 縱橫遊專注日本產品

        日本去年接連發生天災,關西機場及北海道新千歲機場一度同時關閉,拖累主打日本旅遊產品的縱橫遊去年業績遭殃。不過,縱橫遊與日本市場關係「打風都打唔甩」,其常務董事袁振寧坦言,不會改變以日本為重點的方針,因為旅遊產品要做得好,就要做得專,「難道拉麵店要賣雲吞麵平衡風險?」重點不變,銷售策略則因時制宜,縱橫遊近年致力改善網上平台,更準備推出聊天機械人,利用人工智能,全天候回答網上查詢,迎接網絡新時代。記者:郭增龍 攝影:李駿穎

        根據日本政府觀光局數字,去年有約二百二十萬港人訪日,較前年微跌百分之一,結束多年升勢。業界相信,港人減少赴日原因,與去年日本各地接連發生地震、颱風、暴雨及麻疹疫情,關西機場及北海道新千歲機場一度同時關閉,多班航機延誤及取消有關。天災同時令主打日本旅遊產品的縱橫遊首當其衝,截至去年十二月底,首三季營業額按年跌近兩成三,業績由盈轉虧,虧損二千一百多萬元。

天災連連損失慘重

  袁振寧指出,約三分二虧蝕金額來自買斷機位所造成的損失。他解釋,縱橫遊一直有預先買斷機位做法,去年初亦不例外,惟當地接連發生天災,更一度有機場停飛,然而買斷機位不能退款,令公司損失慘重,「我們想做得更好,才會買定機位,但兩個機場(關西機場及新千歲機場)同時關閉十分罕見,當年三一一大地震都未試過!」經一事長一智,袁振寧坦言,今年減少預先買斷機位的數目,增加彈性。

  縱橫遊受日本天災影響,原來亦非首次。袁振寧表示,公司在二○一六年原本有意於主板上市,但在遞交申請前,遇上熊本地震,影響盈利預測,「當時為了安全起見,改為申請創業板上市。」縱橫遊目前約七成營業額來自日本旅遊產品,雖然公司近年兩度因日本天災受挫,袁振寧卻未有打算改變策略,因為他相信要做得好,就要做得專,「難道拉麵店要賣雲吞麵平衡風險?」

  在港已有四十年歷史的縱橫遊,曾經歷多次改革,迎接行業挑戰。袁振寧表示,縱橫遊起初從事旅行團批發業務,為其他旅行社預約機票、酒店、旅遊巴及膳食。直至一九九七年赤鱲角機場落成,旅行社取得機位難度大減,縱橫遊決定走到幕前,由批發轉為零售,「當時覺得不能太被動等旅行社生意,我們亦有能力做旅行社,自己收客。」

  直至二○○五年,袁振寧加入公司後,他決定重新裝修門市,改變前線員工制服,並棄用手寫報名表,進行電腦化。近年網上旅遊產品平台(OTA)湧現,他形容OTA平台近年宣傳攻勢舖天蓋地,更以低價搶奪市場佔有率。因此,縱橫遊近年不斷提升網上平台,更準備於六月推出聊天機械人,利用人工智能,在網上即時講解旅遊產品,「如果客人問的問題,聊天機械人無辦法回答,則會改由專人接聽,稍後為客人提供資料。」

下月設聊天機械人

  即使縱橫遊着力提升網上平台,但袁振寧坦言,要追上OTA平台科技應用並非易事,但傳統旅行社可依靠優質服務,以及提供較複雜的旅遊產品突圍而出。他續說,除了每季為旅行團加入最新主題,增加選擇外,縱橫遊更可按個別客人要求,提升酒店規格,「我們甚至可以安排酒店房間有山景抑或是海景、私人風呂,以及其他升級服務,做得更仔細。」

  縱橫遊電腦系統前年遭黑客入侵,袁振寧一度在記者會上鞠躬致歉,才能平息事件。他坦言上了一堂危機管理課,事後亦花費七位數字提升網絡保安,客戶資料已上載至雲端,有高度保安,黑客難以盜取,「現在就算有黑客入侵,都無東西可以偷,除非黑客有能力入侵微軟!」

有意開拓海外市場  

  近年廉航盛行,袁振寧表示,有意在內地及東南亞舉辦本地團,於當地集散,令縱橫遊客群不再局限於香港人。

  袁振寧留意到,近年旅客有乘坐飛機前往旅行地點後,再報名參與當地一日團趨勢。他認為縱橫遊亦有能力踩入當地團市場,拓展海外客群,「旅行團不一定再是香港出發,而是當地集散,令五湖四海的遊客都可以加入。」不過,他形容計劃非常初步,正審視進軍內地及東南亞國家當地團市場可行性,「目前仍要研究投資及回本期,方案正在考慮當中。」

  特色團方面,縱橫遊近年邀請藝人杜如風帶團,以及開辦私人飛機體驗團,兩者均引來注視。袁振寧表示,未來會繼續開發新產品,提升公司盈利。

企管達人 本報記者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