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量微觀——政府低估了高鐵效益

  從經濟的角度看,高鐵一地兩檢對香港有甚麼效益?

  一地兩檢比起兩地兩檢,最大好處是方便和省時間。政府報告指,一地兩檢一年可以省三千九百萬個小時。這個數字是這樣算出來的:假設一天有九萬九千人搭乘高鐵,大約十萬人左右,每人於過關及轉乘方面省下一小時,那麼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可以合共省下三、四千萬個小時。當然,搭乘高鐵的並不全是香港人,當中也會有很多內地人,政府估計約七成是香港人。我們再將這個數字乘以香港人的時間價值。

  假設香港人每月工資平均兩萬,時薪就大約是一百元,三千九百萬小時的七成乘以每小時一百元的話,一年就約省下二十七億,五十年就省下一千三百五十億了,一地兩檢帶來的社會價值超過了高鐵的八百億成本。兒童及老年乘客時間價值可能低一點,但對結論不會有太大影響。

  除此之外,高鐵還可以帶來延伸的經濟效益,例如為香港帶來更多商機和生意,還可以帶動旅遊業發展。另外,我們坐東鐵去羅湖時,不一定有座位,但高鐵大部份時間都有位給乘客坐,對於帶着大行李的香港人來說,坐東鐵要下車過關,再轉乘深圳地鐵去深圳高鐵站,很不方便。高鐵若有一地兩檢,就像搭飛機一樣,可乘的士或巴士到高鐵站,把行李放上高鐵後,就可以很舒服地坐幾個小時前往目的地,這是以前無法做到的。政府的報告低估了高鐵的效益,因為沒有算上高鐵所帶來的這些可能性和方便。

  從時間和距離上說,高鐵帶給香港一小時生活圈、四小時生活圈,以及五小時以上的生活圈。高鐵通車後,從香港去廣州只需五十分鐘左右,可以實現一小時生活圈。我曾在南京大學教書,一年在南京住兩個月,那時候我也經常搭高鐵,去上海跟學生或朋友吃飯。南京距上海三百公里,駕車至少要三個小時,但坐高鐵的話只需一小時。從南京去上海吃頓午飯再回南京,就跟從沙田往返中環的時間差不多。有了高鐵後,這個生活圈可以擴大很多。我那時候也會去蘇州,搭高鐵從南京去蘇州只需要半小時,所以一天之內就可以玩遍蘇州。

  高鐵建成後,香港人去廣東省公幹旅遊,如不用過夜,成本可以減少。從香港出發的話,兩個小時至五個小時便可以去韶關或武漢這些地方,甚至再遠一點的杭州也不過六個多小時。港人可星期五中午搭乘高鐵,晚上便可以到達杭州或武漢,過一個周末再回來。

  我相信高鐵建成後,華南的旅行團都會以高鐵作為主要交通工具。高鐵是一個連接了全國二萬多公里的交通網絡,這帶來了以前我們根本不可能有的生活經驗。我在南京搭高鐵去北京,約四個小時的車程,坐在身旁的年輕人穿着拖鞋,這說明他們已經把坐高鐵當成每天生活的一部份。高鐵通車後可以分流部份水貨客,東鐵水貨客對市民上班上學的滋擾也會減少。

  如果年輕人覺得香港樓價貴,可以考慮在高鐵沿線置業或租房子,九龍西去福田只需要十四分鐘,比去沙田還快,而且內地樓價比香港便宜。從高鐵帶給香港經濟效益及機會看,實施一地兩檢對香港經濟利多於弊,也可擴大下一代的生活和居住空間。(如想看更多我的文章,可前往 www.weibo.com/chongtl)中文大學劉佐德

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

莊太量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