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量微觀——港堅尼系數新高 不必悲觀

  香港政府統計處早前公佈香港堅尼系數,由二○一一年的零點五三七上升至零點五三九,再創歷史新高。一般來講,當堅尼系數高於零點四便須警惕,高於零點五則被視為較不公平的社會。然而,若認為香港收入分配不均高居世界前列,則有欠公允,因為世界各國、各地對於堅尼系數的量度是不同的。

  日本堅尼系數不計已退休人士,這類人相對收入較低,故系數無法真正反映該國收入差距。台灣則以個人可用收入計算堅尼系數,很多老人家雖為低收入群,卻擁有房產,真正的財富不均亦未能真實體現。

  另外,若將歐美與香港相似大城市,如倫敦、紐約的堅尼系數單獨計算,亦未必低於香港。與此同時,堅尼系數位於世界前幾位的國家,主要為非洲等地,多是經濟結構不健全、壟斷和階層兩極分化嚴重,香港社會經濟情況顯然與其有很大差異。

  香港堅尼系數是以住戶(household)而非個人為單位計算的,這意味着一個家庭人口結構的改變會影響堅尼系數的走向。舉例說,假設原本有兩戶人家,每戶收入都為一萬元,此時收入分配是平均的,堅尼系數為零。當其中一戶人家分成兩戶,如子女獨立門戶, 每戶收入變為五千元,另外一戶人家收入仍然為一萬元,此時堅尼系數顯然將大於零,因為每戶收入分配不再平均。然而,這種情況下,如果以人均來計算,堅尼系數是沒有任何變化的。因此,家庭結構的變化,如年輕人成家立室、一二人住戶增加,均會推高香港的堅尼系數。

  香港公屋計劃是另一個被忽略的重要因素,即使將稅收和福利因素的影響都去掉,仍無法將公屋私樓市場租住成本相差納入考量。公屋計劃是保護低收入群的安全網,覆蓋香港約百分之三十人口。公屋的租住成本與私樓相去甚遠,相當於一般公屋面積的三百方呎的私樓,其租金可達公屋租金的十倍。因此,租住公屋的較低收入家庭,其可用收入和生活水平,與租住昂貴私樓的較高收入家庭可能相差無幾。香港的堅尼系數僅計算收入(income),而未將資產(wealth)納入衡量,因此,雖然公屋計劃實際上有力幫助縮小貧富差距,堅尼系數卻無法將此作用反映出來。

  與此同時,雖然香港堅尼系數屢創新高,但其增長速度非常緩慢。香港於一九七一年開始有這系數,最快是一九七六年至一九九六年經濟起飛階段,一九九六年後已經穩定下來,每五年的增長幅度都很小。因此,不必放大較高堅尼系數的含義,香港的收入不公非如想像中嚴重,應理性看待經濟發展帶來的這一現實問題。筆者認為,要拉近收入差距,重點在暢通向上流動渠道,如讓年輕一代通過大學教育脫貧。

中文大學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

莊太量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