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量微觀——經濟學家訂公共政策會想甚麼?

  今天講講經濟學家如何制訂定公共政策,主要是講所考慮的守則和價值觀是甚麼。

  首先,經濟學家會看效率。公共政策本質上就是資源的重新調配,如收一些稅,給市民一些福利等。最好的公共政策就是在資源配置後沒人情況變差,但至少有人情況會變好,這樣就是有效率。

  舉個例子:有一對退休的老夫婦住在市區的公屋,而另有一對工作的年輕夫婦住在屯門的公屋,兩套公屋面積差不多。現在考慮補償或者交換的問題,給住市區的老夫婦補二十或三十萬,將其公屋與屯門年輕夫婦的公屋對調。這樣,上班的年輕夫婦便變得更方便,而老夫婦也有多餘的錢可以去遠一點的地方退休養老。可能這樣的動作會令人覺得不公平,為何公共資源可以這樣利用?但是純粹從經濟學來看,雙方的情況都變好了,也沒有人因此受害,因為無論調換與否,其他人的情況與之前沒分別。

  這就是「帕累托提升」(Pareto Improvement):資源重新調配後,至少有一方變好沒有人變差,這樣是最好的。如果做不到這樣,就做大個餅,如開放自由行,可能有人的情況變差了,但是整體經濟是有增長的,當然要看怎麼重新分配。所以,有效率就是達到「帕累托提升」或做大個餅。

  第二是技術上可行。公共政策有時容易講但技術上不可行,因為可能有些問題積累了很久,比如新界村屋天台有很多僭建物,政府都不夠資源去拆除。假如有個公共政策說下周就要拆掉所有僭建物,基本上是沒可能的,要慢慢來,再將法則變得嚴格些。

  第三就是政治正確性。雖然經濟學家注重效率,但無論多好的政策都要通過立法會。如果立法會覺得政治不正確,或有其他問題就不應通過,即使政策是「帕累托最優」(Pareto Optimal)都無法通過。香港人口老化問題很嚴重,假設有一個政策,政府提供一個選擇給老年人,給他一百萬,然後收回身份證讓他回內地鄉下養老,因為一百萬或許可以在內地買層樓住以養老。很多老人家會接受這個政策,而且納稅人也會覺得這一百萬比提供房屋和醫療給老人家養老便宜很多,對雙方都有好處。

  但實施上推行這政策有難度。有人會質疑,老人家回到鄉下,用完錢又回來香港,我們接不接收呢?理論上可以不接收,因為身份證已經收回;但實際上不可行,因為這些老人之前對香港有很大貢獻,而且曾經是香港居民,沒理由不接收。所以這政策是政治不正確的。

  總的來說,經濟學家審視一個公共政策,首先是要看效率,就是要達到「帕累托最優」,要有人情況變好又沒有人情況變差;第二就是技術上可以實施;最後就是要政治正確。(如想看更多我的文章,可前往 www.weibo.com/chongtl)

中文大學德劉佐德全球經濟及

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

莊太量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