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量微觀——中美貿易戰的最差情境

  很多人認為中美貿易戰對中國有很大影響,但問到具體影響有多大,又沒有多少人可答得出。其實大家只要估計到貿易戰的最壞情境,心裏有個底,就不會覺得這次中美貿易戰有甚麼大不了。

  要分析貿易戰對中國及其貿易夥伴的最壞影響,可參考歷史上相似的事件。日本與美國曾經有大量貿易摩擦,在一九八五年九月《廣場協議》(Plaza Accord)簽署後,日圓持續對美元大幅升值。從一九八五年至一九八八年,日圓相對於美元升值幅度超過百分之八十,導致日本對美國出口下降兩成六(日圓計)。目前美國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的幅度為百分之二十五,遠小於日圓升值八成的影響。考慮到貿易戰後人民幣相對於美元貶值,實際價格增幅可能更小。在範圍方面,日圓相對於美元的升值,令產自日本的商品的美元價格均大幅增加。中美貿易戰中,美國只針對列於清單的商品加徵百分之二十五的關稅,清單外的商品不會受到直接影響。所以現實上中國出口美國的減幅,三年應該少於兩成六。換言之,中國對美國出口三年降低兩成六,可作為當前中美貿易戰的最差情境。

  二○一七年中國對美國商品出口為五千零五十億美元。中國對美國商品出口若三年減少兩成六,將下降約一千三百一十億美元。中國對美商品出口歸屬中國的增值部份比例約為六成。所以,中國對美商品出口約一千三百一十億美元的縮減,將導致中國出口的增值三年下降約七百八十八億美元。

  借助邊際消費傾向,可以估計上述七百八十八億美元對中國GDP的影響。中國邊際消費傾向整體上多高於零點五。假定邊際消費傾向為零點五,從而得到三年約一五百七十六億美元的產出減少的最差情形。中國二○一七年現價美元計算的GDP為十二萬二千四百億美元,這意味着,由貿易戰引發的產出減少,最差情境將導致中國經濟增速三年下滑約百分之一點二九,即每年下滑約百分之零點四三。

  此輪中美貿易戰中,雙方加徵關稅的力度以及範圍,遠弱於《廣場協定》對日本的影響。而本文的最差情境仍使用《廣場協定》後,日本對美國出口的最大降幅(兩成六)估計貿易戰對中國的影響,故高估了衝擊。實際上,中國出口價格彈性約在-0.22,於美國向中國貨品加徵百分之二十五關稅及人民幣貶值一成下,中國對美國的出口額將下降約百分之三點三,只導致中國經濟增速下滑約百分之零點一二。

  此外,人民幣相對於美元的貶值增加中國商品向其他國家的出口。所以,雖然中美貿易順差縮減,中國對其他國家的順差可能增大,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緩解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的影響。

中大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

莊太量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