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量微觀——透視灣區城市2018經濟成績表

  近期,隨着《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出爐,關於大灣區各種商機的討論不絕。有見及此,本文將回顧二○一八年大灣區各大城市的經濟表現,為更深入的研究提供基礎。以二○一八年而言,經濟增長率高踞榜首的是珠海,達百分之八,其增速迅猛或可歸因於二○一七年較低的增長率,而來自外地投資增加也是一大助力。珠海市的產業包括航空展覽、教育和多種工業,並吸引不少香港居民在當地置業;但問題是珠海人口少,僅一百多萬人,需求不足以支援地鐵的興建,價格水平難以與建有地鐵的城市相提並論。

  江門增長為百分之七點八,但需要注意的是增速高的原因︰一是基數小,容易迅速發展,二是當地缺乏大型工業,逾九成產業為中小微企;儘管江門或有意推動教育產業,但仍欠缺較為清晰的定位。江門在地理上畢竟不如廣州和深圳方便,物業價格飛漲的主因是基數小,樓價廉宜,故此升幅能超過大灣區其他城市。

  深圳經濟即使在貿易戰陰霾下,增長率在大灣區九個城市中仍位列第三,約百分之七點六,而GDP亦於去年超越香港,在大灣區名列榜首,發展勢頭不容小覷;大量投資湧入深圳,先進工業尤其受青睞,就產業結構而言,當地也比較着重高科技產業發展。反之,廣州受深圳崛起影響,發展較慢;雖然廣州的經濟規模不小,與深圳頗為接近,但由於後者的產業定位得宜,廣州的GDP始終稍遜一籌。

  香港則是「三低」,即失業率低、通脹低、經濟增長率低,暫時未見有任何因素足以令增速遠勝從前。澳門最近倒有反彈,早前博彩業受累於遊客減少,賭廳營業額下降,但近期遊客回流,當地旅客量更創歷史新高,令去年經濟開始回升。

  若將城市以GDP劃分,深圳和廣州這些在區內名列前茅的屬第一級,東莞和佛山次之,歸入中間級別,而其餘城市(即惠州、中山、珠海、江門及肇慶)則為第三級。這分類揭示了一項有趣的現象:去年,向來工業興盛的佛山的經濟增長率跌幅達百分之二,為九個城市之最;另外,惠州也是港人投資物業的心儀之選,但其去年的經濟增長較為遜色,而且近幾年皆呈下跌趨勢。雖然惠州生活便利,且地處海邊,吸引港人置業,但當地工業卻有資金流失的態勢。相反,肇慶的表現亮眼,有別於過往約百分之五的增幅,年初後增速加快,全年錄得百分之六點六增長,這是得益於外地直接投資的實現。

  由此可見,在愈受投資者歡迎或適合港人移居的城市中,資金愈會集中於房地產業,而其他工業的發展卻愈見放緩。但地產業本質上側重於炒賣,未必能帶動整體經濟增長:即使同一物業的樓價因炒賣而飆漲一、兩倍,也不會帶來實質的經濟增長;反觀工業則可靠提升產量來帶動經濟。

  整體而言,去年資金主要流入珠海、深圳和肇慶三地。大家應注意大灣區各市的發展步伐相異。基建方面,大灣區去年已完成一些大型項目,包括高鐵香港段和港珠澳大橋,在內地也有項目會陸續完成,例如南沙大橋及深中通道。

  政策亦將落實,比如香港人才往前海工作可享稅務優惠的措施,基本上已推廣至整個大灣區,只待闡明高等人才的定義。隨着基建和政策逐步完善,未來幾年大灣區的發展將會瞬息萬變,各大城市的排名亦會變更。

中大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

莊太量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