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量微觀——貿戰衝擊中國汽車零件產業

  根據中國海關資料顯示,二○一八年中國汽車出口數量為一百一十五萬輛,同比增長百分之十一點三;汽車出口金額為一百四十八億美元,同比增長百分之十一點三。

  中國汽車生產主要是內銷,出口不多,主要是質量未能達到國際一流水準,而中美貿易戰升級,長遠來說會打擊中國汽車出口到美國的市場份額,如何拆解貿易戰對中國汽車業未來的衝擊,我們可參考日本經驗,美日汽車產業貿易摩擦於一九七九年底爆發,之後持續了二十多年。

  為擺脫困境,日本汽車企業開始了轉型升級之路,主要措施包括兩方面,一是全球化生產戰略,二是豪華品牌戰略。豪華品牌戰略首先由豐田、日產、本田三家大型汽車企業實施,分別推出淩志(Lexus)、英菲尼迪(Infiniti)和謳歌(Acura)三個豪華品牌。

  日本汽車企業的豪華品牌戰略取得了很大成功,當時的日本三大車廠在北美打開了年銷量六十萬輛的日本豪華車市場。因此貿易戰下,中國汽車業在產業轉型升級的戰略上要有長遠規劃。

  在內地汽車市場開放方面, 中國汽車業將實行過渡期開放,通過五年過渡期,將行業限制全部取消。二○一八年取消新能源汽車和專用車的外資股比限制,特斯拉與上海市政府在二○一八年七月十日簽署協議,獨資建廠。這將加劇國內新能源汽車行業競爭,促使新能源車企加強高端車型研發。

  成本控制能力和技術水準相對較低,以及從事低端製造的中國新能源車企將被淘汰;二○二○年取消商用車的外資股比限制,二○二二年更取消合資企業不超過兩家和乘用車外資股比的限制。開放股比可望利好豪華車經銷商。中國專用車和商用車競爭力較強,故開放股比影響不大。

  在汽車零部件行業方面,中國汽車零部件企業以國內市場為主,目前中國已有部份零部件供應商打入全球產業鏈。在二○一二年至二○一七年間中國有價值一百七十六億美元的汽車零部件出口到美國,佔同期美國總進口額百分之十二,成為美國第二大汽車零件進口地。

  美國與墨西哥已於二○一八年八月二十七日就更新北美自貿協定達成初步原則性協議,美國和加拿大也於九月三十日達成協議,沿用了二十四年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NAFTA更名為《美墨加貿易協定》USMCA, USMCA規定高達百分之七十五的汽車零部件必須產自北美當地。此舉將進一步衝擊中國零部件出口企業。

  中美貿易戰更加刺激零部件供應商提升核心技術,培養在國際上具競爭力的零部件企業。



香港中文大學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

莊太量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