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輝灑自如
作者:
朱鎮輝

養馬是一個風險極高的活動,因為競賽能力高或低,在上陣前是無法估計得到,即使一匹馬的血統多好,型格多秀麗,鬥心往往是無法知悉的因素,還有就是適應程度,因為香港沒有育馬業,所以馬匹都要經過進口,無論一匹馬來港前的成就有多高,來到陌生環境後,無法適應就是無法適應,這是任何人都無法改變的事實。新近的一個例子,由約翰摩亞訓練的「電路五號」上周宣佈退...

詳細

每年農曆年前,都是馬圈人士增肥的日子。因為不少馬主都會趁過年,宴請好友食年夜飯,練馬師、馬房手足、傳媒等都會在獲邀之列。一星期兩三餐少不了,想不肥也難。可惜今年筆者將會推卻很大部份的飯約。事緣上星期起,身上、四肢都突然長出了奇癢無比、一片一片的紅疹,看完醫生後,判定是因為過敏而出現的蕁麻疹,即我們俗稱的「風癩」。除要打針和服藥,還要在六個...

詳細

一個好騎師,除了要交出好成績,最重要的肯定是要具親和力。無論面對馬主、練馬師、傳媒抑或馬迷,表現得愈親和,受人接受的程度自然愈高。當然,好騎功是少不了的,不過在旁觀者眼中,騎功難免與成績掛鈎,交得足功課是首要,反之縱有一身好騎功又如何?香港賽馬一年只得八百多場賽事,可是現役馬卻有一千四百匹以上,可想而知要贏一場馬的難度是多高。如果搏失的話...

詳細

今天是大除夕,相信很多讀者都已經安排好倒數的節目,不過對於賽馬行業的朋友來說意義並不大,因為明天繼續馬照跑,而且是元旦日馬,所以多年以來,除夕的慶祝節目都可免則免了。賽馬生活的年度,一般都是以馬季的起迄日來計,而且在大時大節的翌日都會有賽事上演,所以一般的慶祝節目都不會是筆者出席的場合,而多年來也已經習以為常,不會有甚麼可惜之處。有些喜歡...

詳細

上星期在「贏在起跑線」節目大,輕輕提及個人向來的下注策略,因為自己始終崇尚以馬為先,所以未親眼看過馬兒的臨場狀況,是絕對不容易令我從口袋拿錢出來,因而並不多買過關。故即使同日有幾匹心水馬,也寧願分開來自製過關。畢竟一場賽事有太多不能預料的因素,愈近開跑愈易掌握,從而調整注碼,何必要白白把這優勢放棄呢?當然,我的方法是建基於每次賽事都會全程...

詳細

筆者是個很熱愛文字的人,喜歡寫,也熱衷閱讀。幾乎任何類型的書籍,我都會去看,即使內容不吸引,參詳一下別人的寫作手法,也對自己有所裨益。近來我就相當鍾情網絡小說,最初曾以為它們的可讀性不過爾爾,殊不知看過一兩篇後,才發覺這個世界真的是天外有天,很多長篇至十萬字以上的小說,結構和內容之豐富,絕不下於一些名作家,而且不少都是基於事實背景,讀者看...

詳細

香港國際賽曲終人散,期間筆者抱恙,不過正因如此,我反而可更加集中精神去欣賞精采的人馬演出。上周五晚舉行國際賽的歡迎晚宴,席間觥籌交錯,好不熱鬧。每年晚宴的重頭戲都是頒發年度世界最佳騎師獎項,今年由戴圖理蟬聯榮銜。坦白說,他能以四十九歲這年紀而一年勝出十九場一級賽,如斯成績,史上難得!歷年歡迎晚宴的表演節目,都是傳統的歌唱表演,但今年則改為...

詳細

一年一度的國際賽周,忙碌是肯定的了,不過能夠過足癮地忙,也算是苦中一點樂。上周末從日本傳來消息,馬后「杏目」在操練後發燒而未能來港,很多馬迷朋友和評馬同業,都紛紛表示可惜,然而賽馬本就是充滿變數的運動,只要未到終點,都有無限的可能性,所以每一個遺憾背後,其實也是樂趣所在。香港國際賽是馬壇一年一度的盛事,世界各地的一流戰駒來港參戰,是對香港...

詳細

香港國際賽事的氣氛,近日愈來愈濃厚,即使在動盪的時局中,大家對這項一年一度的大賽日的熱情,絕無任何退減。剛周末和一位專門接待日本旅行團的友人閒談,今年來港參加香港國際賽的日本朋友人數,會是近年新高。單是日本馬后「杏目」的陣營,已有逾百位支持者是由其旅行社接待,別忘記這個數字,還未計上其他的參戰代表呢!筆者經常掛在口邊,就是香港主隊能夠勝出...

詳細

因應近來的社會局勢,剛周日賽馬前的一天,馬會罕見地出了份新聞稿提醒馬迷們,沙田馬場附近的交通可能受到影響。但馬迷的熱情,從來都是出乎意料,賽前在一些社交群組內,開始有人邀請同區馬迷一起乘坐的士入場,車資攤分開來,甚至可能比自己一個坐其他公共交通更划算。我在場內也碰上一些從火炭站步行過來的馬迷,原來他們為了節省車資,根本長年累月都是這樣子行...

詳細

郭富城的愛駒「舞士精神」勝出上周三尾場賽事,大熱門贏馬自然皆大歡喜,可是賽後拉頭馬時卻不見郭天王的蹤影。原來他本尊不在港,結果便惹來一番揣測。其實每次賽事逾百匹馬上陣,豈會每位馬主都一定在場?畢竟對很多馬主來說,賽馬只是娛樂之一,當有更重要的事情處理,缺席便無可厚非。像筆者有位友人,賽事當天下午仍和練馬師茶敍,待研究好策略並落注後,隨即便...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