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故事——三哥細說「譚仔」分家之謎四哥親屬聯手組班拆夥

       「我絕不會說我是天下第一,可是我也不會承認我是第二。」手中一碗酸辣粉、口號氣勢逼人的三哥,一向是譚仔雲南米線的生招牌,一碗碗令無數人吃後讚不絕口的米線,除了載滿三哥十多年鑽研廚藝的心血,原來亦見證着一份斷送了的手足之情、一百八十個失眠的晚上,「個心真係好酸……」那種酸,應該比任何一碗酸辣粉酸進心坎裏。記者 莊菀婷

      光顧開譚仔雲南米線的食客都知道,全港九新界有近二十間譚仔雲南米線,一間招牌用小字標明「譚仔」、一間則寫明是「三哥」,兩間招牌菜式有近九成相似,但吃過的都會知,三哥那間總是有點說不出的優勝,今次入選「米芝蓮車胎人美食」的,亦正是三哥位於深水埗的十多年老店。

      譚仔米線早前分家,很多人都知是因為三哥與「親戚」意見不合,但親戚都有親疏之分,三哥鮮有向外提及這筆糊塗帳,原來因為會勾起一段兄弟為錢反目的家族恩怨情仇。

      助落難四哥種禍根

      多年來三哥譚澤群一直與六弟譚澤強合作,把譚仔搞得有聲有色,一家六兄弟姊妹,當年四哥落難,三哥想幫他一把,於是邀他合夥,讓他「入廚房」,傳授整間舖頭賴以維生的湯底秘方,想不到種下禍根。

      「無條件幫咗佢咁多,依家他(四哥)咁對我。」原想三兄弟拍住上,結果內訌。三哥指稱,新加入的「四哥」與親屬聯手,拉攏一些同事,暗地建立自己的班底,「所以他(四哥)一叫拆夥,就即刻可以分開。」

      事情發展像電視劇,令人想起《家好月圓》的情節,為金漆招牌,鬧得親情轉冷。「你點諗到,親人同親情,都可以不理。」事隔數載,鐵漢三哥談起,掩不住氣上心頭,雙眼通紅,幾乎說不下去。「個心真係好酸……」那種酸,應該比任何一碗酸辣粉酸進心坎裏。

      「全女班」上陣 氣氛更好

      面對四哥與妹夫分庭抗禮,三哥當時失眠達半年之久,「唔係錢嘅問題,係親情被出賣,嗰種切膚之痛……」當時十二間店,三哥與對方對分,損失過千萬,生意及情義上,均斷了半臂。

      三年前的分家,令兩兄弟老死不相往來,六弟表示,失了一個兄弟,卻上了人生一課。「當係一個鞭策,我哋唔會向後望。」其後三哥和六弟,用了一年時間,才能重整旗鼓。

      六弟譚澤強表示,受過沉重打擊,但如今他們對人依然單純。的確,看着譚仔三哥員工面上的笑容,就知道三哥沒有收起對人的信任。

      深水埗老店店長萍姐,跟了三哥已近十年,「佢哋畀好多自由度我哋,成班同事相處好融洽,返工真係好開心。」萍姐說,在譚仔三哥打工,沒有壓力,兩個老闆幾月都不落舖一次,放手讓員工打理,亦從未見過老闆鬧人。

      細心留意,不難發現譚仔由樓面到對廚房,「全女班」上陣,六弟表示,是他的特別安排。「你知廚房呢行,總有些唔係咁好的習慣,廚房佬,唔係嫖就係賭,賭會借糧,嫖會成唔見咗人,仲有食煙飲酒等等,我唔想自己舖頭烏煙瘴氣。」他指訓練學歷、經驗較低的婦女,需要花較多時間。但全女班令整個環境比較純樸,氣氛融洽。

      本報記者多次致電給四哥的另一間譚仔,並多次留言邀約訪問,以了解他與三哥的紛爭,但四哥至截稿前仍沒有回應。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