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故事——自選出路 由IVE生到博士︰最緊要找到興趣

        文憑試(DSE)於七月十二日放榜,獲取卓越成績,成功進入大學門檻,也不一定前途無限。典型高材生張煒德,憑良好會考及高考成績獲港大取錄,但他沒有按個人的興趣選科,選了以為大有前途的醫學工程系,入讀後才發現自己全無興趣,成績一落千丈,險被踢出校,他醒覺應追求自己的興趣,於是毅然放棄該學科,轉到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就讀感興趣的軟件工程,一躍成為尖子,屢獲獎學金,現時在海外學府升讀博士。張煒德回望過去笑道︰「最緊要找到自己的興趣。」記者:胡啟澳

        「不是好清楚自己想做甚麼,入了大學再算。」這是許多中學生的想法,也是張煒德茫然時的想法。現在二十七歲的張煒德,曾於高級程度會考時憑優良的成績,獲得許多學生嚮往的香港大學錄取,入讀三年制港大醫學工程系,當時他得意洋洋地認為「師兄好大力推薦這科,讀同醫有關的科目,前程一定不錯」。

  誰料張煒德就讀大學第二年時,需學習多個生物學相關學科,涉大量專有名詞,竟發現「讀不入腦」。他指︰「筆記看到一半就放棄,不知要多久才讀得完,讀到好眼瞓」。該年有一半學科不及格,滿分為四的成績平均績點(GPA),由三分跌到一分。升讀大學三年級時,他得悉校方對畢業成績有嚴格限制,他讀下去,或不能畢業而被踢出校。

  張煒德深受打擊,一度感到「好像患上絕症般,好難接受。」他幾經反思,萌生轉校之念。張煒德回想過去的學習之中,曾有一份功課令他廢寢忘餐,當時他負責製作一個程式,用以分析生物肌肉所發出的電子訊號,但他對生物相關的資訊不感興趣,反而很享受製作程式。他指︰「好享受,如果做不完,就不睡覺。」張煒德發現原來製作程式才是他最喜歡的,他總結這入錯學系三年的經歷時稱︰「這三年就像被人打了一巴掌,醒覺了。」

獲獎跳升讀博士

  張煒德轉到IVE就讀兩年制軟件工程高級文憑,重新由一年級讀起,他對學科感興趣,學業成績重回正軌,GPA獲得幾近滿分的三點九,至畢業時獲IVE發放五十萬元的獎學金,並到英國伯明翰大學升讀計算機科學系,且再次因成績優秀而獲獎學金,並奪得「最佳學士論文」獎,畢業後獲准在原校原系直接跳升博士,他現正就讀博士一年級,預料在四年內畢業,他希望將來從事程式研究的工作。

  面對今日的成就,張煒德回想,若當天僥倖在港大畢業,或許現在已成為一名醫學工程師,但他坦言︰「若真如此,相信不會對工作有熱情,只會過得一日得一日。」他又寄語即將放榜的學生指,「最緊要找到自己的興趣。」(三之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