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故事——無伴奏歌 每日發佈 六張嘴協唱 成樂壇清泉

生活不能沒有歌曲調劑,但強勁的節拍和過激的音流,太多添加,反而不美,單純的人聲,最自然,最動人。新成立的無伴奏合唱組合「Vsing」摒除樂器的限制,以六個人、六張嘴和一眾成員的默契與配合,以最原始無伴奏的歌聲,呈現流行音樂的純美。問及VSing的最終目標,他們堅定地說:「我哋想成為香港最具代表性嘅無伴奏合唱組合!」記者、攝影:姚秀儀

        「鍾意a cappella(無伴奏歌唱)嘅原因好簡單,人聲係所有音樂嘅起源,係最乾淨、最赤裸嘅音樂。」Vsing成員盧宜均說。香港有不少無伴奏合唱組合,由六位成員組成的「Vsing」是其中一隊,成員包括女高音李昊嘉(Sharon)、女中音洪樂曦(Ivy)、女低音盧宜均(Anna)、男高音張翱揚(Vincent)、男低音黃浩進(Gilbert),及Beatboxer劉家卓(雞腳)。六位成員本身的職業均與音樂相關,有音樂底子的他們決心創造高質素的a Capella作品,儘管Vsing組成不足一年,產量多及真心演繹每一首歌,令他們在facebook坐擁近三千名粉絲。

  表演音樂,講求樂器與人聲組合出來的聲音和諧,對無伴奏合唱組合而言,要令不同人聲音和諧,依賴各人默契。資深無伴奏合唱者Gilbert解釋:「你要知自己嘅角色,留意人哋嘅角色,互相配合。」一個一百分的團隊,從來都不是各自為政,需要集眾人之力,互相包容、了解、協調。

  無伴奏合唱樂團因沒有樂器遮掩,令歌者的失誤或聲音中的瑕疵更明顯,「其實伴奏會影響聽者對人聲的判斷,所以在無伴奏下,歌者更需要透過默契及技術去完善整個表演。」純人聲會令失誤突出,但無伴奏音樂亦有其優勝之處,Gilbert指樂器不及人類靈活,有時候歌者因應聲音稍作微調,樂器就無法即時自我調整,「我哋可以靠另外五個人合作,去彌補呢個問題。」

獲衛蘭撐翻唱原作

  a cappella靈活度大,他們編曲時盡量突出每位成員的聲音特質,令每首歌曲都是獨一無二,甚至能營造出與原唱截然不同的感覺與氣氛。Anna指,「雞腳嘅聲音比較沉實同重,聽落去會有力量啲,呢個都係令人辨認『呢首歌係VSing唱嘅』途徑之一,未來會係編曲上著手建立自己風格,令人一聽就知係我哋係VSing。」

  最近他們翻唱歌手衛蘭的歌曲,獲衛蘭留言支持,令他們非常鼓舞,「知道原唱(者)睇到,甚至鍾意我哋嘅cover(翻唱),係好感動嘅一件事。」即使每位成員都有自己的正職,但生活卻從未動搖過他們對音樂的熱誠,他們幾乎每幾天便排練好並上載一首新歌曲,與粉絲分享。問及VSing的最終目標,他們堅定地說:「我哋想成為香港最具代表性嘅無伴奏合唱組合!」常有言論指香港「樂壇已死」,但只要有人對音樂抱有熱誠,香港樂壇必定代代有人出。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