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故事——棄典型中產生活 銀行培訓生 實踐電影夢

        在尖子科畢業,任銀行行政培訓生(Management Trainee)晉身企業行政階層,是不少人眼中的成功人士。但活在這種「成功人生」下的八十後電影導演陳小娟,卻不甘落入制度化的漩渦,毅然辭去行政培訓生一職,只為追逐從小已渴望的「電影夢」。記者:姚秀儀

攝影:蔡建新/受訪者提供

        每個人兒時都會對有不少興趣,但對自己喜愛的事從一而終的人,卻萬中無一。陳小娟小時候已異常地喜愛電影,「細個成日睇戲,會諗如果係我嘅話會點拍。」但她當時並未將電影導演及編劇視作未來職業,成績不俗的她入讀中文大學「神科」之一的環球商業學課程,畢業後順利成為銀行的行政培訓生,月薪數萬元,普遍受訓數年並通過測試後,更可晉身成為企業行政階層,成為典型中產一族。

「份工真係唔適合我」

  但小娟卻捨棄安逸,毅然辭職轉投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並修讀浸會大學電影電視與數碼媒體藝術(製作)碩士課程,薪金由數萬元大幅降至只有數千元,但她卻不感可惜,「好多人以為我要用好多嘅勇氣同掙扎先決定辭職,但我覺得份工真係唔適合我。對我而言,比起放棄,留低更需要勇氣。」幸得家人理解與支持,其後她參加「創意智優計劃」贊助的「第二屆微電影『創+作』支援計劃(音樂篇)」,獲資助拍攝微電影作品《啊囉哈!ALOHA》,作品獲得最佳微電影製作大獎金獎及最佳微電影編劇獎。

   啟發小娟成為導演的電影並非甚麼荷里活大製作,而是在她十幾歲時看的一套鮮為人知的美國電影,內容講述一個患愛滋病的兒童與朋友之間既寂寞又溫情的故事:「套電影叫《The Cure》(中譯:真情世界),當時我第一次覺得,原來電影可以咁感動人心。」

  《真情世界》帶領觀眾探討愛滋病與人際關係的問題,小娟亦冀透過電影帶領觀眾思考與討論某些議題,她在「第三屆首部劇情電影計劃」中獲獎,獲政府資助拍攝的《淪落人》(暫名)便是因她看到一名菲律賓裔女人與一個華人男人並肩而行,「第一個印象就覺得個女人係菲傭,但諗返轉頭,點解我咁快假定佢哋係僱傭關係,而唔係朋友或者情侶呢?」

  問及拍戲最大的挑戰是甚麼,小娟笑言:「一定係錢。」現時她只透過申請政府基金取得拍攝經費,但拍攝電影動輒便要數百萬元,她要花盡心思節省成本。

  實現夢想的路從來不簡單,小娟為夢想放棄高薪厚職,要靠「咬麵包」的收入繼續追夢,反差之大並非每個人可承受,但她仍倔強地撐下去,只為自己在導演路上的執着。她希望未來可嘗試不同的劇種,包括溫情片、懸疑片,甚至女權電影,「好多電影入面啲女主角都係蠢蠢哋,好似花瓶咁嘅角色,但我希望我鏡頭下嘅女人係會有自我思想。」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