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故事——法醫部門工作七年 救人也救心精神科女醫

        聽到「精神科」三字,不少人或會有無限聯想,以為病人都是失常的,精神科醫生有如經典電影《飛越瘋人院》裏般不苟言笑,而「法醫精神科(Forensic psychiatry)」這個陌生名詞更是充滿神秘感。精神科專科醫生何美怡(Robyn)曾於全港唯一的法醫精神科部門任職約七年,回首這段日子,當中難免抱有遺憾,但箇中經歷,讓她反思心中理想的精神科醫生。

  Robyn在○五年毅然從英國返港,加入法醫精神科部門,實現少時夢想。部門其中一項主要職責是要為法庭撰寫報告,剖析涉案者的精神狀態及評估治療需要,但日常工作當然遠不至此;Robyn解釋:「我哋喺青山醫院有自己嘅病房,又要睇門診病人、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等報告啲還柙病人、醫院令嘅病人,仲有啲其他監獄送嚟小欖;所以我哋要做嘅工作係非常之多。」她補充道,「全盛時期」整個部門連同當時入行不久的自己,只有四名醫生,該月內她一口氣撰寫三十多份報告,笑言是最辛苦的一段日子。

月內為法庭寫逾30報告

  行醫多年,許多個案都讓Robyn留下深刻印象。她憶述,曾接觸一名因偷餅乾被捕的男病人,雖本身事業有成、家庭美滿,偷竊次數不下數百次,「佢由細到大都覺得偷嘢係一樣非常開心嘅事,當佢有壓力或者唔開心就會想偷嘢,仲愈偷愈多,甚至開始專登喺店員面前偷。」事主隨後被判處緩刑,「佢開始嗰時都好乖返嚟覆診,又會帶埋太太嚟,都覺得佢情況愈嚟愈好;但過咗大概半年之後佢就唔見咗,冇再覆診喇。」然而在一年後病人又因犯事被捕,Robyn再次為他撰寫報告:「我都係寫返佢有竊盜癖,但個分別係上次佢冇搵人幫;今次佢自己選擇唔接受治療,而呢個係佢本身嘅一個決定,唔關個病事。」事主最終被重判即時監禁。

  Robyn坦言可惜,事實上病人因各種原因「失蹤」亦非罕見,部份可能是對精神科漫長的治療過程失去耐性:「其實精神病係要等,大部份精神科藥物都係需要時間先可以發揮佢嘅效用;有時我哋只可以教個病人點解一定要返黎覆診,但到最尾都係個病人決定想唔想繼續。」

私人執業 與病人建治療關係

  「講真我哋到O依家都未搵到一個特定嘅原因點解一個人會有精神病。」Robyn指,診斷時會從基因遺傳、性格、外來壓力三大方向考量,但各種因素所佔的比重則人人有別,作為精神科醫生需要關顧病人身心,除了開藥,更要嘗試幫助病人走出困境。Robyn坦言,過去工作過於繁重,不容許醫生跟病人坐下來慢慢建立良好的治療關係,是讓她選擇私人執業的一個原因:「我想完完整整地去醫一個病人,做返一個我想做嘅精神科醫生。」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