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識滿天下——不求分數——鄉師自然學校

        自然學校教育理念「求學不是求分數」,更不是為了達標,因為每名孩子強弱項的標準都不一樣,各人頭上一片天,各自各精采,更不存在為追成績而操練。學生講求生活、品格、與人相處的學習,講求的是過程多於結果。

  自然學校所有小六學生於畢業前,都要完成一項專題研習,並非單純文字的報告,而是任由學生按興趣「去完成一件有意義的事」。過往曾有學生的專題研習是做「電波少年」,身上只有二十元,用各種辦法由屯門走到東涌赤鱲角機場;也有一個學生去台灣踩單車,從台東踩到花蓮,亦有學生選擇為全校師生煮一頓飯。

  負責的輔導老師就從旁為活動賦予更多知識、意義,例如煮一頓飯的同學,由安排菜單、邀請老師、當天事前的購買食材、煮菜時間的控制等都一一仔細規劃,老師亦會引導學生深入研究食物的來源及故事。她說:「報告也沒有字數的規定,最重要是將學習的歷程記下來,學生從中得到甚麼。」人的能力都有差異,自然學校重視每位同學按自己的長處,提升自我、建立自信,反觀香港教育制度「倒模式」學生訓練,可令學生盡展所長實在是難能可貴。

從另一角度去反思生命

  曾從事社工八年的小雨,於自然學校重新反思自己的生命真義,她說﹕「人人都說孩子是一張白紙,我愈來愈不認同,有的孩子是一張很粗的沙紙,有的則像一張很幼滑的面紙;有的孩子充滿色彩,有的比較深沉。孩子都是充滿不同的內容,他們反過來教曉自己很多事。」她亦覺得,每名孩子都不一樣,部份孩子於主流學校被忽略、被遺棄,到了自然學校重新找回自己,自然而然就發生改變,而她多年來體會到每名學生轉變的神奇。由社工半途出家轉為教育工作,至現時擔任校長,已將學校視為家庭、學生就如家人一樣,她說﹕「上課時大家都是老師,下課後每位老師都是社工。」再多時間都不夠,忙碌但富足。

  令小雨滿足的還有畢業生回來探班,她說﹕「哪怕是失驚無神,回來巡視業務般走走後悄悄離開,只要是孩子仍然記得學校,又或覺得學校是一個他們可以『避難』的地方,就令人覺得相當感安慰。」

  她憶述,有一畢業生現正留學海外,回來探班時告訴她,將會修讀法律。「當年的頑皮仔,經常break my law,今天竟然讀law。」生命的轉變,難免令人感詫異。小雨提及畢業生時充滿自豪說,有畢業生升讀英文中學,也有畢業生表現優異,學校每年都收到該學生就讀中學的表揚信——這些例子都證明,自然學校的教育模式,對孩子的學習絕不比主流學校遜色。撰文︰ 趙公梃

  本欄由中大EMBA課程專訪成功機構,冀讀者能從中借鑑其成功理念及心得。

由陳志輝教授統籌

(中大EMBA課程主任)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