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識滿天下——走出舒適地帶為難民發聲

  商界出身的林碧瑤,曾經在賽馬會、酒店、廣告公司、劇集製作公司等工作,十多年前從北京返港後她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意義,投身非政府組織(NGO)的助人事業。近年因為電視上一幕幕的難民慘況畫面,讓她毅然離開工作十一年的國際小母牛香港分會,走進聯合國難民署(UNHCR)擔任籌募部總監(香港及澳門),並運用自己的專業營銷知識,以創新科技和趣味活動來吸引更多市民和香港商界認識難民工作,為難民發聲,增加他們的支持者及專責籌募經費。

  聯合國難民署不是NGO,而是IGO,inter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國際性政府間機構),因為它的成員是國家,雖然資金主要來自各成員國政府的捐款,但全世界的難民人數卻火速增長,只不過是短短十年,難民及流離失所人數已經由三千幾萬,飆升至六千五百萬,大批人被迫離鄉別井,情況水深火熱,聯合國難民署也得要尋找外來資源應付。

  「加入後更加覺得這工作很迫切,看到前線同事很多都在衝突地區,而且我們的工作不只是救援的一刻,還要幫難民安定下來,或尋找第三方國家安置他們,這工作的確可以改變人的生命。」林碧瑤不時收到由總部傳來有關前線人員的消息,當中有的受傷,有的被擄走,甚至被殺,她形容這些同事做人道的工作,為難民犧牲很多,十分偉大和專業,也更堅定她在這裏工作的決心。

  難民工作與她過去在NGO所做的扶貧工作截然不同,無論是籌募手法或者規模都有明顯的分別,「以前我是聚焦內地,現在不同國家都有我們的工作事宜要關心,地域範圍和以前相差好遠。工作的深度也不同,以前做農村扶貧相對直接,但難民牽涉到戰爭、政治、經濟、災難,複雜很多。」

  難民署的團隊經常要與不同政府合作交往,同時難民問題並不但是政府部門便可以應付,還需要社區配套支援,所以當地社區和NGO的配合是十分重要。難民署、政府、社區和NGO結成夥伴共同努力,才能解決難民的問題。

  以香港情況為例,現時是先由香港政府處理酷刑聲請的申請,如符合酷刑聲請資格,便會轉介到聯合國難民署香港辦事處甄別難民資格,根據一九五一年的《難民地位公約》,難民的定義為因為種族、宗教、國籍、特定社會團體的成員身份或政治見解原因,在本國受到迫害以致必須離開本國,並且有理由相信他要離開本國才會安全。只要確認為難民,難民署便會展開跟進工作,包括為他尋找合適的安居安排,融入當地社區或尋找第三方國家收容,而該難民也會得到簽署公約的國家所保護,包括容許他們入境及短暫逗留等。

  然而,難民工作在香港的挑戰性很大,近年很多有關「假」難民的爭議,也令不少港人對難民有誤解,林碧瑤坦言現時最大的挑戰,是要提高港人對難民的認識,「很多人覺得難民來香港是為了經濟利益,想賺多些錢,這是混淆了經濟移民和難民。」不論本地或外國,不時傳出難民或尋求庇護者干犯罪行引起網上熱議,林碧瑤則強調不應認為難民專做壞事:「在今天眾多的難民及流離失所的人士中,有一半是兒童和婦女,當中有零星的壞份子或引起壞事件,亦是任何一個社會都會有的情況,而且難民做壞事也同樣會受到懲處的。」撰文:趙公梃

由陳志輝教授統籌

(中大EMBA課程主任)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