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識滿天下——冼超舜投身科研教育培訓初企人才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於二○一七年九月在香港開設全球首間海外創新中心──MIT香港創新中心「MIT Hong Kong Innovation Node」,為香港學生、教職員及創業家提供互助協作、聯繫和實驗創作的互動空間;開辦各種課程,提升學生創新和創業的能力。

  執行總裁冼超舜Charleston笑稱,他當年在香港讀書成績不理想,好不容易完成中學課程,往加拿大之後,整個人脫胎換骨,最後取得以工程著名於世的滑鐵盧大學(University of Waterloo)博士學位,曾任職加拿大Nortel北方電訊作產品研發,繼而任Cisco Systems思科香港區總經理,再也跑中國十年,曾出任大中華區產品部總經理,把外國最新科技產品帶入中國,為香港社會服務。現在他以累積的工作經驗,轉而加入「Node」投身教育事業。

  Charleston事業的轉機源於思維的改變,回港服務十多年之後,他逐漸體會到,作為香港人,追求事業成就之餘,應該要有社會承擔,他開始思考如何去承擔這個責任。他認為,教育、科技、創新三者並行不悖,沒有教育基礎,空談科技和創新是不切實際的。在加拿大和香港兩地都生活了頗長時間,他理解香港在科技方面的不足,科技創新做不好,將來的發展很受局限。政府鼓勵創新科技,除了經濟上的支援,並沒有足夠的配套和適當的環境,能為年青人提供實際的創業機會。

  從自身的經歷,教育改變了人生,改變了家庭,他認為教育最大的功能,在使人明辨是非黑白,知道怎樣作對與錯 的抉擇。科技與現代人生活分不開,由兒童到青年,大部分的知識來自電子媒介,怎樣辨識、判斷資訊的真偽,怎樣運用正確的資訊開拓知識領域,開創事業發展的空間,這是必須學習的重要課題,因此他認為目前推動的教育工作,社會價值遠大於商業利益。

  現時社會的大氣候趨向創新,創新思維不是單向的科研創新,傳統企業更有需要引入創新思維,以科技活化傳統進行業務改革;對於輕型的傳統科技產品,通過創新思維提升技術、提高生產水平,可以創造新產品。

  Charleston指出,現時科技企業界出現FOMO(fear of missing out)現象,人人怕錯過好機會。過去阿里巴巴曾經敲過不少企業的大門而被拒諸門外,誰料到今天會成為「全球五大」雲計算供應商,那些錯過了阿里巴巴或失去其他好東西的,都戰戰兢兢不想再失良機,深怕一不留神,好運擦身而過。

  他又指出,未來世界進入大數據時代,人工智能依賴數據為基礎,中美貿易戰實質是數據與技術的角力。香港若要打造成為智慧城市,在科研和數據處理的技術方面仍有困難。但是,香港是金融城市,目前金融科技的研發受制於香港的金融法制,以及與中國企業的關係,正是這種與別不同的特殊環境,吸引了美國和許多國家的金融體系、證交所、科技公司,都來香港作為落地點,大家都窺伺着中國科技的發展,期待未來十五年,北京等全國各大城市完善金融機制,鄰近深圳的香港盡得近水樓台之利。

  創校超過百年的MIT是全球著名學府,選擇以香港為首個海外據點,是看中大灣區的特殊形勢,香港毗連深圳,位於大灣區的門戶,歷來是中西經濟文化交匯處,有利於引進創新科技。Charleston提示香港人要認識自己處身的環境,把握優勢,洞悉先機,充分利用MIT在全球各地的資源,為自己創造商機。

由陳志輝教授統籌

(中大EMBA課程主任)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