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識滿天下——打不死的創業精神

  Chris Chan理大酒店管理畢業後從事貿易生意,偶然接觸到噴畫印製,覺得大有可為,從兩個合夥人開始,再由客戶變成拍檔加入組成三人團隊,胼手胝足三人行,開拓自己第一家噴畫製作公司。幾年間業務順利發展,把握二○○○年後互聯網急速普及化的時機,公司也急速發展,由幾十方呎辦公室到自置六萬方呎廠房,香港及海外員工增加至幾百人。他回顧過去十年的經營,雖也費煞心機,卻稱得上一帆風順,難免有點志得氣滿,對公司一些狀況掉以輕心。

  有一天他和拍檔如常回去辦公室,門卡不靈了,進不了大門,所有平日通行無阻的出入通道,不知何故全部關閉。摸不着頭腦之際,他收到公司通知:「你被解僱了。」

  「被自己創立的公司炒了?當下腦海一片空白,怎接受得了?除了覺得無比憤怒,心情焦躁,也很沮喪。一手創立的公司,廠房、員工、客戶、幾十萬data base……事業與資產,剎那間消失了,像海市蜃樓,到底是夢是真? 」

  事出突然,令人不知所措,甚至不敢告訴家人。他那時正在讀中大EMBA,將近考試的時候,情緒低落到恐怕過不了考試這一關。來到平日上課的教室,教授、同學臉孔依然,一切是那麼真實,世界沒有因為他而改變了甚麼。「極度難過後,我明白人總要面對現實,困難總要找解決辦法。」

  一夜之間公司屬於別人,屢次想透過談判尋求合理解決,最終都失望而回。一位業務合作夥伴得悉此事,表示義不容辭,全力助他東山再起。患難見真情,Chris說他遇到第一個貴人。之後又遇上兩位有人情味的律師,把公司的法律問題全部交給他,訴訟成功才收非常合理的訴訟費;之後Chris和他的拍檔向財務公司高息盡借五百萬作為資本,闔埋眼從頭來過。

  從頭來過談何容易。十年前和十年後的市場環境完全不同,成本大幅飆升,已不是小本經營的年代,當年機遇也不可能再來,何況首先便要面對由自己創造出來的強大競爭對手。如果生意不成功,即使追討回舊公司的股本,也不足以支付銀行欠債,只會雪上加霜,以後的人生怎樣過?他猶豫了好一陣子,放棄事業,安份守己去打一份工?還是用借來的資本東山復起?這個階段,他徘徊在人生的三岔路口,思潮起伏如坐過山車,這是上戰場打真軍的一仗,世上沒有不流血的戰爭,即使簡單如打一場拳賽,打敗對手的同時,自己也難免流血受傷。終於他下定決心,把一切豁出去,那是二○一四年,由零開始重頭再來,荷槍實彈上戰場,打真軍的一仗。

  老拍檔加上雪中送碳的貴人組成合作團隊,把公司正名e-banner重張旗鼓。Chris表示,十分感激他身邊許多真心朋友,公司初期連辦公室都沒有,一位義氣茶記老闆借出餐廳一個空置房間給他,噴畫機容許他分期付款,紙張、油墨、工具等供應商都一一支持他們,舊同僚一個個歸隊,甚至自動減薪來上班,員工一批又一批回巢,熟悉的工作流程,熟悉的合作關係,使公司運作非常順暢,舊客戶都慢慢回來了,隨着業務進展,不斷壯大工作團隊的力量,新公司開業四年,網上自然搜尋排名亦排上了第一版位置。他強調,用正當正常的商業手法奪回市場,歸功於過去十年建立的人際關係,與客戶、拍檔和員工之間累積的互信和感情,今天一一開花結果。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可以用來形容Chris和拍檔的真實遭遇。事業上重重摔了一跤,讓他切身體驗到,商場如戰場,商戰是殘酷的,是不留情的;也是這不幸的跌倒,讓他有幸看見美麗的真情,那相對於事業的成敗和公司的資產,他眾多的真心朋友,拍擋和同事給他更大的滿足和快樂,是金錢買不到的福份,是人生旅途中一項重要成就。

  本欄由中大EMBA課程專訪成功機構,冀讀者能從中借鑑其成功理念及心得。

撰文:予倩

由陳志輝教授統籌

(中大EMBA課程主任)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