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識滿天下——「雷利」T恤是身份象徵

  當年二十出頭的湯海祥,被「雷利計劃」海外歷險旅程吸引,抱着好奇心報名,通過嚴格面試終獲取錄。接着要解決的難題,是要籌募三千英鎊旅費,得到滙豐銀行信託基金支持,他揹起背包出發,直達紐西蘭。這個海外義工服務團隊共一百五十人,從英國、澳洲、新加坡等地選拔出來的精英份子,只有他一個來自香港。

  在野外生活十星期,他說每一個經歷都非常深刻,終身難忘。初報到,導師先來個別談話,理解每個人的背景和專長。Tom的專長是獨木舟,和他一樣的是一個英國人。兩人第一個任務被派去一間學校,當日有個戶外運動比賽,其中有獨木舟穿越急流項目。獨木舟駕輕就熟,他以為容易得很,豈料未試過從高處瀑布式傾瀉而下,一上船便衝下急流,瞬間翻船滅頂。他沒有驚慌,在水中閉氣一分半鐘,到水流放緩時連人帶船一同翻起身。當他露出水面,聽見兩岸拍手歡呼,原來觀眾一直跟着急流奔跑,以為他會出事。校長也被嚇着了,怪他事先沒說明懂得覆船翻身,害大家白擔心。香港沒有瀑布可划獨木舟,這是全新體驗;同時也體驗到,一件事的考慮要週全,要顧及他人感受。

  開荒鋪路也是前所未有的體驗,在一個名為Holly Ford Valley的地方,村前有兩座山阻隔交通,村民前往市鎮,要翻過兩個山頭,一組義工派來這裏修路,從未舉過鋤頭的都市少年,大汗耷細汗,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勞動兩星期,用雙手開出兩條平坦繞道,讓村民出入有路可行,大家雖然幹得非常辛苦,但很有成功感。

  修路之後是開路,做開路先鋒原來不輕易。一組人從營地出發,越過一座山,前往山後另一個目的地,要徒步行走兩日。上山無路,靠自己認方位,看山勢,披荊斬棘摸索前行,一不留神踏中浮泥,身體瞬即下沉,要隊友合力拉上來,沿途多浮泥,全隊人無一悻免。有一段路,自作聰明不跟指引,貪快走攀山捷徑,幾乎跌落懸崖。晚上在簡陋的山野營房度宿,屋內僅備柴枝,其餘自理,野外求生伎倆統統要搬出來。有一次輪到Tom做領隊,一組人要穿越叢林找出路,他們跟地圖來到一處分岔路,要走那一邊?大家意見有分歧,Tom曾參加民安隊,受過野外救援訓練,他視察形勢,認為地圖指示有誤,會帶大家墮入山谷中,憑經驗判斷應走另一方向,他堅持自己的看法,不管隊友反對決定往前走,終於領大家成功走出叢林抵達公路。

  曾參與一項瀕臨絕種的「黃頭鳥」研究項目,義工青年到山上尋找黃頭鳥,計算現存數量。怎樣找呢?按照當地傳統方法,模仿雄鳥和雌鳥叫聲,以異性相吸引鳥出現。人學鳥叫聲音多古怪,第一天徒勞無功。第二天想到辦法了,用Sony Walkman放聲帶,此招果然有效,引出黃頭鳥浦頭。在其後兩星期,他們也利用隨身攜帶的Walkman,協助科研人員找到稀有的銀杏樹和一些特別樹種。在雪線以下尋找沒有雀鳥棲息的禿樹,收集的數據用作研究全球暖化對雀鳥生態的影響。在南島Te Auau的山區,三個行山者迷路失蹤了,該處方圓幾十公里只有兩個警員和十個林務員,雷利義工隊接報出動,一百五十人編成小組出發,全面展開搜救行動,兩日後成功救出遇難者。翌日地區報刊登頭條新聞,大篇幅報道,「雷利」義工成為受人愛戴的小英雄,當地商店提供五折優惠,又給全隊免費租車以表謝意。一班義工青年覺得很自豪,覺得穿上「雷利」T恤就是身份象徵。

  Tom還有很特殊的農場牧養經歷,每天給豬餵食,和溫純的綿羊做朋友,為難產的母牛助產接生。兩星期的農場體驗,讓他領悟到,在物競天擇的大自然規律中,人與動物互相依存的關係。

撰文:予倩

本欄由中大EMBA課程專訪成功機構,冀讀者能從中借鑑其成功理念及心得。

陳志輝教授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