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識滿天下——難為正邪定分界

  Kelvin公司以拉丁文VERITAS為名,Veritas這字見於港大、哈佛大學、史丹福大學的校徽,說明學問是追求真理,其調查工作,就是尋找事實真相,還社會公義。初做調查員,一心做大事,以為做警察做不了的案件才有成功感,直至遇上以下一件案。

  有位醫生來求助,想尋回從未見面的父親,線索只有父親洋名叫Peter,當年是樂隊結他手,還有一張陳舊許冠傑英文歌曲黑膠碟。憑這些僅有線索,調查員從無限延伸的方向,尋找可能認識他的人,查過酒吧、酒保、「懷舊樂隊金曲夜」舉辦人,找出七十年代音樂人的懷舊照、進入懷舊音樂愛好者的群組網站,最後通過一位經營樂器生意的老闆協助,把線索延伸到加拿大,一位過氣鼓手終於傳遞了那位父親的訊息。

  事緣醫生自小與母親相依為命,父親是個結他手,母親死於車禍,留下幾張黑膠唱碟陪伴他成長。其後他憑獎學金考進醫學院,當了醫生不久,母親去世,收拾遺物時才發現父親尚在,只因拋妻棄子不知影蹤。他思前想後,才決心尋找父親。天從人願,素未謀面的父子終團圓,雙方都在努力修補失去的親情。當醫生親自前來道謝的時候,他非常感動,只是一件小案件,沒驚天動地案情,當幫到人的時候,那種快樂是不可言喻的。於是明白了,工作價值不在乎案件大小,在乎意義。

  Kelvin創立調查公司,以為打擊不良份子,揭露真相,維護權益,就是彰顯正義。但當他接觸個案愈多,愈發覺一個難題:難為正邪定分界。

  有一家化妝品公司,零售網絡遍佈香港,因網上出現有關產品的謠言,委託公司調查。多方追查結果,網上流傳消息果然由員工外洩。但是他翻看客戶資料和網上留言,發覺指控多為事實,洩密者動機非為個人利益,而是因公司屢次蒙騙消費者,有意揭發為抱不平。如此一來,調查真相豈非助紂為虐,有違初心?

  這問題,在不斷工作歷練中得到答案。社會上好多人用錯的手段做對的事,或者用對的手段做錯的事;在商業世界,誠信是正義的基礎,任何有違誠信的行為都要受懲罰。在上述個案中,公司有違誠信被員工揭發,致品牌聲譽受影響,員工行為有違誠信也受懲罰,兩者同一道理。至於正義是甚麼?答案在自己心中。

  Kelvin說,無論甚麼行業、甚麼職位,所有工作都是解決問題,先了解環境,了解問題關鍵所在,才有適當的解決辦法,年輕人應該出外走走看看,認識不同的社會面貌,香港青年流行去西方國家工作假期,但鮮少青年人願意走進中國?今日社會出現矛盾是價值觀的衝突,用甚麼尺度來衡量呢,他舉出那句「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財不但指金錢,指任何目標,「富與貴,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凡用不義手段得來的就不是公義。

  由零到一百分,只有一個方法,就是鍛煉再鍛煉,成功沒僥倖。他推崇英國作家Malcolm Gladwell提出的「一萬小時成功定律」,但是時間不等如成功,工作不等如經驗,工作優化累積才是經驗。披頭四Beatles未成名時,在一家酒廊唱了九年,他們每日唱歌,細心觀察觀眾反應,留意那些琴音、歌聲會觸動客人的情緒,從反應改善表演,成功是在不斷的鍛煉中改進自己、追求卓越。

  Kelvin說,當調查員學歷和專業不是最重要,首要條件要有求知慾,想求知自會主動地、鍥而不捨地尋找真相。與人溝通的技巧也很重要,能溝通才有交流,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還有一樣就是:不怕辛苦,肯蝕底。無論過去或現在,不怕蝕底必定是年輕人最能表現的特質,當身邊其他人怕辛苦之時,若然你肯蝕底,就能脫穎而出。這個新創行業,空間無限,他希望有志青年加入行業發展,為社會做正面的、有價值的事。

撰文:予倩

本欄由中大EMBA課程專訪成功機構,冀讀者能從中借鑑其成功理念及心得。

陳志輝教授


hd